全国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广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沈阳 | 合肥 | 济南 | 重庆 | 贵阳 | 遵义 | 秦皇岛 | 郑州

专题
中国网地产  > 活动频道 > 业界动态

博鳌20年·经典重温 | 樊纲 平衡的世界

发布时间:2020/7/24 15:45:04 | 来源 :中国网地产

来源:观点地产网

编者按:在“博鳌20年”这样特别的时间历史里,我们回顾并重温20年中这些不平凡的动人记忆。

樊纲主要研究宏观经济学,他说,经济学研究的最终境界是平衡。这几乎是所有经济学研究者的梦想——一个平衡的世界!

然而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矛盾,“平衡”是一个并不可能达成的梦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今天的中国经济学乃至世界的经济学开始成为显学的时候,“一个平衡的世界”成为一个失落的梦想!

放之今日的中国,在经济与社会转型过程当中,平衡是何等的重要。

樊纲在努力为宏观经济学正名,他不断地强调,这一次世界金融危机证明宏观经济研究的成果并非无用,金融危机恰恰证明宏观经济学的研究成果是对的!

这是一个何等矛盾的说法,正确的宏观经济学与宏观政策之间本身是存在矛盾的。但较之经济学研究最终的梦想——平衡,当前的宏观政策又何尝不是在平衡一个社会,平衡这个社会的每一个利益群体?

但似乎樊纲自身也无奈,在政策平衡的过程当中,每一个利益群体都在说,这个政策对自己不利,没有完全照顾到自己的利益,于是不平衡产生了!

事实就是如此,经济学承认群体和个人逐利的本性,却最终无法在各个利益阶层逐利的要求中实现平衡……

2007年初,樊纲作为“中国经济50人”的主要发起者之一,曾在广州参加“中国经济50人”年度论坛,记得论坛的主题好像是:东南亚金融危机十周年反思。

当时,有经济学者表示,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对于经济学者而言无疑是幸运的,类似规模的金融危机,对于许多经济学者而言,也许是生平仅遇的一次。

有学者用“兴奋”来形容当时的经济学术界,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这样一轮经济危机是极具研究价值的。

在那场论坛上,大家所比较的无疑是中国经济的运行状况与当时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经济运行状况的异同,并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研究的基础上,来判断中国爆发经济危机的可能性,会议讨论的焦点在于“预防中国可能因经济过热而爆发经济危机”,大多数学者认为当时的中国经济从各项指标上来看是健康的,而当时媒体记者关注的热点话题则是高温的房地产和不断的加息。

当时在座的经济学者和媒体记者未曾想到,一年多之后,美国的金融危机爆发了,而中国面临的经济调整则来自于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

这一场金融危机,让更多的经济学者与媒体更加兴奋。

美国次贷危机发展的最终结果是将整个世界都卷了进去,这样的结果可能是大多数学者并未想到的。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始,大多数中国经济学者研究的依然是美国次贷危机是否可能在当时房价不断上涨的中国发生,讨论的是中国各大银行按揭贷款的安全性。

但显然,随着雷曼兄弟的倒掉和整个美国金融体系的裂变,人们开始更多地反思这个世界的财富增长模式,而非仅仅在于美国及世界金融体系本身。

从技术性而言,在于美国金融衍生工具的过分发展;但从根本性而言,发展中国家生产、发达国家消费的模式则是这一场危机的深层原因。

这种生产和消费的模式集中体现在中国和美国的经济联系上。从某种程度上说,“MADE IN CHINA”在支撑美国日益膨胀的消费。当美国的消费无法支撑日益膨胀的中国制造的时候,美国采取的方式是通过各种方式刺激消费。其中最为核心的降低美国住房消费门槛和成本来达到刺激美国人对其他生活产品的消费。这种过剩消费产生的泡沫,最终通过美国各种房贷金融衍生工具来储存。

低成本和低门槛的住房消费模式同时刺激美国房地产市场的价格上涨,当这种价格上涨一旦断裂的时候,整个美国鼓励消费的经济体系崩塌了……而那些被储存进入金融衍生品的过剩消费随之崩塌,整个美国的金融体系随之改变。

中国学术界乃至决策层在评估和反思这个泡沫,以及泡沫破裂后可能对中国产生的影响。没有谁能准确地预测整个金融危机对中国未来实体经济的影响,但是大多数学者意识到中国经济之所以卷入这场金融风暴的重要原因是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

鼓励出口而抑制内需的政策可能是大多数中国学术界反思的成果。樊纲同样持有这样的观点。

樊纲认为,经济增长模式的调整本身可能涉及到体制改革,例如说中国产业政策、收入分配制度以及中国的税收制度,但是这些制度的改革必然是一个长远的过程。

“是必须反思一下我们的产业政策的时候。”樊纲说,在他看来,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许多产业在国内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譬如说,制造业和房地产业。

在一个始终强调经济转型的过程当中,外贸型出口制造业与房地产业可能是目前中国备受责难的两个产业。大多数人认为,廉价的劳动力支撑的中国制造业本身是对社会公平与公正的最大挑战,并且同时影响着世界交易市场的公平。

在广东许多成片的工业区里,不断地发生着工人与资方的纠纷。他们被迫超时工作,他们生产出来的产品销往全世界,于是全世界各个市场里都有中国制造的商品,从衣服、鞋帽到食品和玩具。

中国制造几乎渗入到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个家庭和个人的生活细节,几乎所有的争议在于中国工人使用的模式:中国的工人在为世界提供廉价的生活消费品的同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例如说超时的劳动和恶劣的工作环境。同时这些廉价的劳动力影响到了世界,因为中国廉价的劳动力显然在这个世界劳动力市场的大背景下更具竞争力,与国外严格的劳工制度与劳工成本相比,中国有大批的廉价劳动力希望进入这个市场。

争议在于中国廉价的生活消费品影响了世界生活消费品市场的公平竞争,而放在世界劳动力市场的大背景下来看,中国的大量廉价劳动力影响了世界劳动力市场的公平竞争。

这似乎是一个很难想象的问题,但确实,中国已经如此深入地卷入到一个完整的世界当中,中国人是如此深入地影响了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家庭的生活。从另外一个层面而言,这种廉价的制造业模式在国内备受争议的原因在于:中国制造业利润极低,对境外销售的依赖程度过大。作为整个消费市场上最为初始的一端,许多中国人的辛勤劳动却将大部分利润贡献给了境外销售渠道。

许多人认为,中国应该发展那些利润高的产业,例如说高附加值的产品和高科技的产品。

因而整个国家弥漫着对这种制造业发展模式批判的声音,大家似乎认为这种制造业的生产模式是一个国家的耻辱:我们的劳工本身没有享受到基本保障,我们的生产出来的产品的利润被外国人拿走,我们的产品是质量低廉产品的代表,我们“不公平的劳工使用方式”不断的遭受境外政治家的责难。

中国的制造业发展到今天,确实面临着困境。

但樊纲显然不赞同这种对当前中国制造业集体批判的态度,他认为问题的核心显然不在于中国制造业的生产模式本身,而在于中国的收入分配制度。他甚至认为,制造业遭受了歧视性的待遇。

中国的民营制造业是改革开放之后自发在珠三角和长三角成长起来的,这种成长使得珠江三角洲与长江三角洲形成了固有产业链,并在这个产业链的基础上形成了各种城市配套。大量的各种层次技术人员及与之相关的服务人员开始集中在这两个区域,形成了独特的人才供应机制,并储备了中国最为熟练的技术工人,落地生根。

但在国内的集体批判声浪当中,在产业升级的声音中,国家政策开始有意识的抑制这样的制造业模式,并在税收及劳工使用制度上进行大幅调整,使得这种制造模式的成本不断提升,加之境外消费市场的萎缩,中国制造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樊纲之所以提出必须反思我们本身对制造业模式的批评与歧视的原因在于,中国的劳动力水平及本身的基础并不能支撑大规模的产业升级,歧视产业本身显然是不对的。

事实上,在产业升级与保障劳工权益的浪潮当中,大批知识水平低下及劳动技能低下的劳工不得不面临着失业回乡的困境,原因是大批制造业工厂的倒闭以及企业迫于生存压力而不得不进行裁员。

大量的劳工开始失去了“就业”这样最为基本的保障,显然中国的制造业并没有错,因为大多数勤奋的工人宁可通过加班来换取更多的报酬,他们最基本的愿望是打工、挣钱、给家里寄钱!他们并不多么在乎劳动时间,亦很少考虑自己的各类保障,他们唯一的希望是给家里寄更多的钱。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制造业模式的衍生是珠三角和长三角乃至环渤海地区的劳工每年为家中寄回的钱支撑了内地中小城市的消费市场,同时消减了城市人口的负担。

但一场经济危机似乎要将一切都改变了……

如今,一个主流的观点是,政府如果对产业升级而必须付出的劳工培训和企业升级成本进行补贴的话,那么在一个渐进的产业升级过程当中劳工权益和企业权益显然会得到更多的保障。

这种补贴的方式,显然是樊纲所言的收入分配的问题。事实上,中国的制造业企业与中国的劳工一样,他们都是“受剥削的群体”。

与制造业遭受同样歧视的,还有房地产业!

2001年,樊纲曾为初创的博鳌房地产论坛作了一个最好开场,他对到场的几百名房地产企业家说:“你们是这个时代最幸运的商人!”

而在2008年年末,樊纲再一次面对几百名华南房地产企业界人士的时候,房地产商显然是2008年最不幸的商人。

很难想象这样一批商人在2007年到2008年遭受了怎样的煎熬,他们现在面临的可能是生与死的抉择。

在过去十年当中,他们确实是中国最为幸运的商人,因为在中国城市化大背景下的房地产商人几乎享有了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所有成果,并成为财富积累速度最快的群体。

但是这种财富积累的速度使得房地产业成为中国经济运行中最受争议的行业,日益高涨的房价逐渐偏离社会接受的范围,大多数中国人开始注意到房地产的高额利润。开发商成为了“为富不仁”的代表:他们用低劣质量的房子换来了巨额的财富,并且不舍得将这些财富与社会共享。

樊纲在“城市观点论坛中国行2008年度论坛”的现场对一位开发商说:“你们挣了钱,但是要考虑这个社会还有更多的群体的利益诉求。他们的力量可能超过你们的力量,他们的人数可能比你们多。”

事实上,房地产下行实际上损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但显然,在一年前大家都不这样认为。因而樊纲仍旧说:“我们要反思我们对房地产业的歧视到底对不对?”

诚然,房地产过热本身与社会对房地产行业的正确认知并不是同一个问题,2007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高位运行必然导致一轮下跌,这一点樊纲并不否认,他认为国家过早地通过各类政策挤破了房地产泡沫是好的事情,如果任由房地产泡沫继续膨胀下去的话,那么灾难显然更严重。

樊纲反对的是那些歧视房地产业本身在社会经济运行过程当中作用的说法,如果这种说法得到政策制定者的认同,那么对于房地产业而言无疑是要命的。

还记得在1998年中国面对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正是房地产市场化改革拉动了整个社会的消费。时至2008年,当中国又面临内部消费困境的时候,几乎所有人想到的都是房地产。

就像我们现在想到制造业倒闭可能对中国产生的影响一样,大宗消费产品对内需的刺激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博鳌20年·经典重温 | 樊纲 平衡的世界-中国网地产

以下是为观点地产新媒体对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先生的专访实录:

观点地产新媒体: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最为基础的部分也就是制造业,在这一次金融危机当中是受伤最严重的部分。

樊纲:这当然,对我们外向型经济来讲,这是受金融危机影响主要的部分。这一点也不奇怪,全世界的出口产业都在受影响,我们的出口下降了2%,但人家韩国下降了16%,很多国家一下子下降了20-30%了。

全世界的需求,特别是美国的消费需求突然间萎缩,尤其是预期突然间萎缩的话一定有这种情况。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的出口企业是真正面临了一次金融危机和一次挑战。

当然,你要看到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问题,第一是我们过去有些价格扭曲的问题,导致了我们一些出口企业的竞争力是虚的,这次发现原来没有那么高的竞争力,市场出现波动也就下来了。

第二个问题更复杂一点,我们过去有一段时间看不起我们制造业,看不起我们的房地产业。媒体在唱衰,政府的政策也是瞧不起,驱赶。这个不说本身会把它(制造业)挤垮,但是这些政策宣传就让制造业的经营者三心二意。

前段时间老有一种说法是转型,经济结构要转型,意思就是说我们这些低端的东西不做了,我们的东西都升级到高端去,结果弄得这些企业家自己就三心二意了。

你想想前几年,想想我们看到的这些例子,他们没有心思去做制造业了,没有心思去创新。什么东西一不放心思就不行了。市场竞争是很激烈的,你不去创新,别人去创新,你就会被淘汰。

我们的资金和资源都转移了:要么去挖煤,要么去炒股,要么就去炒房地产,要不就去搞什么高新科技,就不往自己企业里边投。

市场经济不进则退,你不投,你不发展,你不倒闭谁倒闭?

观点地产新媒体:您是说,我们对这两年的一些基调要改变?

樊纲:是的,珠三角发生的现象,使得我们要反思过去对制造业的这些说法。这次发现原来我们还需要这些制造业,发现我们的那些下岗的农民工当不了电脑工程师,当不了金融操盘手,还是只能做这个。

中国那么多农民工到哪就业去?不搞这些劳动密集型,我们搞什么?说挣钱不多,本来也不是你挣的钱,资金是你的吗?技术是你的吗?我们这些劳动力能够挣这些钱是世界上多少劳动力想挣的钱?结果我们还唱衰它,瞧不起它,从这个意义上,这一次我们要反思我们的经济转型的发展战略问题。

我是一直鼓吹要扩张我们的产业政策,扩充产业结构。什么意思啊?现在还不能做的、高端的东西我们要逐步去做,低端的东西要长期坚持做,要长期鼓励去做,才能解决中国的农民问题,才能解决中国的农民就业问题,才能解决中国的贫富差距的问题。

现在一方面说贫富差距,另一方面不让农民就业,农民在农村里呆着就能够提高收入了?留在农村的农民肯定提高不了收入,因为那里规模太小。

所以,我说这一次包括媒体、政府官员和部分学者的一些说法,都要进行反思,这次沿海地区制造业出现的这些问题,不仅仅是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有我们自己对待制造业的政策的关键问题需要调整。

观点地产新媒体:您怎么看待中国制造业和美国消费共同制造了这次世界性金融危机的说法?

樊纲:这个观点有他的道理,确实如此,这是为什么美元一个劲贬值的原因,美元不断负债、不断发票子就不断贬值,然后就压人民币升值,结果给制造业带来了困难。

观点地产新媒体: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制造业本身也是有泡沫的?

樊纲:虽然可以说是泡沫,但是这个是世界的泡沫,确实有。世界的泡沫问题是美元的问题,是美元导致的这个泡沫。这个过程当然在调整,这次世界经济危机就是这个泡沫破裂的过程。

观点地产新媒体:那应该怎么看待这个泡沫破裂后的重构?

樊纲:重构的过程是中国制造业更多面对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更多面对中国的国内市场,会使中国国内的市场、国内的需求起来,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会起来。

现在的政策没法直接起到效果,但是能够把就业拖住,就业保证了就能够保证消费,这是一个过程。现在中国要直接提升消费不太可能,这是中国自己的结构性问题。这个结构性问题不是产业结构问题,而是因为中国的储蓄太高。

中国的问题根本不是刺激消费的问题,是改变收入结构的问题,就是要把一部分企业过去的高收入、政府的高税收转移到居民,但是这个是财税体制改革的问题。


(责任编辑:马习习)
中国网地产

中国网地产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以引导正确的行业舆论导向为己任,为行业上下游关联企业、相关产业提供一个高效沟通与互动的优质平台。

新闻排行
独家深度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