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 北京 | 上海 | 广州 | 深圳 | 重庆 | 成都 | 南京 | 沈阳 | 合肥 | 济南 | 贵阳 | 秦皇岛 | 赣州 | 遵义 | 阜阳 | 石家庄

专题
中国网地产 >公司要闻

“地二代”王晓松能否力挽新城狂澜?

发布时间:2019/7/5 9:05:34 | 来源 :新京报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外界眼里,一向低调的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竟因“猥亵女童被刑事拘留”的消息进入大众视野。

新城控股这家从常州发家并已走向全国布局的房企,遭遇了公司发展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危机。问题在于,替代其父接任新城控股董事长的王晓松,能否挽回市场信心?能否帮助新城控股渡过这次危机?

股市

三家上市公司市值蒸发近300亿

在资本市场,57岁的王振华实际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包括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01030.HK)、新城悦(01755.HK)。

其中,在A股上市平台中,新城控股7月4日盘前集合竞价,最低价报38.42元/股,股价跌10%,开盘即跌停,对应总市值867.03亿元。事发前的7月3日,新城控股股价报42.69元,对应总市值963.4亿元。照此计算,其市值直降96.37亿元。

在H股上市平台中,7月4日新城发展收盘报价7.19港元,跌幅为10.57%;新城悦收盘报价5.7港元,跌幅为13.11%。两者的市值蒸发了57.19亿港元,约50.46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7月3日下午,在曝出王振华因猥亵女童被刑拘后,港股新城发展、新城悦的股价从当天15:00后开始迅速跳水。其中,新城发展收盘报价8.04港元,跌幅达23.86%;新城悦收盘报价6.56港元,跌幅为23.72%。当天这两家公司市值蒸发约167.74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47.98亿元。

照此计算,新城系三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在两天内已蒸发了约294.81亿元。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表示,当前股价下跌和停牌等现象,都符合预期。类似企业老板违法事件的性质非常恶劣,资本市场的下跌恰也说明了市场的反应。

严跃进同时指出,后续还要注意一系列连锁反应,这也是企业在后续日常经营中所需警惕的。而从具体影响看,其对资本市场和融资等方面的影响会大于对房地产项目的影响。

“地二代”

王晓松“二度”接班

近两年,新城控股销售规模快速发展,成为房企中名副其实的“黑马”。继2017年11月突破千亿大关后,2018年,新城控股合同销售额达2210.98亿元,同比增长74.82%,完成年初1800亿元销售目标的122.83%,实现了从千亿到两千亿的跨越。在此基础上,2019年,新城控股的销售目标剑指2700亿元。

截至目前,新城控股尚未公布其6月的销售数据。据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今年前6个月,新城控股集团全口径销售金额1239.8亿元,位列销售金额排行榜第8名;权益销售金额876.3亿元,同样位列榜单第8名。

7月3日,新城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均发布了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的消息。新城控股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同时,新城控股通过公告表示,“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

地产二代中,王晓松和王思聪均有“小王总”之称。

公开资料显示,王晓松生于1987年12月,毕业于南京大学,本科学历。2009年8月加入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曾任江苏新城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总裁助理、总裁。2013年2月,王晓松接棒“老将”吕小平,担任新城地产总裁。2015年3月,王晓松被正式任命为新城控股的总裁,其刚上任之时,新城控股也完成“B股转A股”。

然而,2016年10月24日,王晓松在一封名为《不忘初心同心同在》内部邮件中宣布辞任新城控股总裁职务。其在新城的七年职场路也按下暂停键。不过,他也在邮件中表示,“新城是值得我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

去年8月,“少帅”归来,正式“接班”。当时的公告显示,2018年8月24日,新城控股收到王振华的书面辞职申请,王振华因工作原因辞去本公司总裁职务。王振华辞去总裁职务后,继续担任新城控股董事长以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同日,新城控股董事会同意聘王晓松为公司总裁。

公开信息显示,回归总裁职位后,王晓松主要分管商业开发事业部和资产管理中心。 

在新城控股召开的2018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王晓松表示,这两年围绕房地产业务主要看到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看到很多科技类的企业,希望能从这些前沿企业,从不同的视角看问题;第二件事情是看了很多消费升级的项目,它们都和房地产的生意息息相关,为了弥补未来对于商业基础的短板,“花了两年时间继续提升”。

难题

临危受命如何重塑公司品牌?

在业内看来,对于在新城控股危急时刻而临危受命的王晓松来说,如何重塑品牌形象、巩固现金流等问题,都将成为眼下的难关。

优淘城总裁薛建雄指出,地产公司都是高杠杆、高负债运行,企业老板对企业信誉的影响非常大。企业老板出了这么严重事件,无法再操控企业,所有新债可能都拿不到,而旧债主也会急于催债,企业的资金链非常危险。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底,新城控股负债总额2793.6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4.57%。在业内看来,面对种种可能出现的变故,新城控股能否保持资金链的稳健仍是未知。

薛建雄同时指出,王晓松替代其父执掌新城控股的做法,对企业未来的发展,会带来一定的帮助,至少局面可以稳住,但还需要给市场信心,“现在新城控股最重要的是找新靠山给市场信心。如果有大企业合作或入股,对稳住市场对企业的信心会有很大帮助。”

在薜荔房互机构创始人、房地产和互联网研究院院长相国良看来,公司品牌和商誉有比较大的损失。不过,短期突发事件超跌后,还会慢慢回归到正常水平。长期来看,回归公司基本面,必然是要看公司的数据。

“对品牌肯定有负面影响,进而对其股票的市场表现也会有影响,但可能只是暂时性的影响。”房地产品牌营销专家陈真诚亦表示,该事件不涉及企业经营“硬伤”,也不涉及企业经营所依赖的市场性或资源性要素的大改变,继任者如果能在合理时间进行合理、必要的企业改良,甚至改革,使企业进一步优化,也许不会比前任差,甚至可能比前任强。

“该事件主要影响的是新城旗下上市公司,未来关键要看在王晓松带领下,新团队如何组成和构建,以及对未来新发展的策略,这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北京博智行商业地产研究院院长鲁炳全指出,而对新城旗下单一项目的影响,不会那么直接和明显,因为品牌关联度并不是特别高,比如吾悦广场,主要还是取决于商业项目自身运营团队和运营策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责任编辑:马习习)
中国网地产

中国网地产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以引导正确的行业舆论导向为己任,为行业上下游关联企业、相关产业提供一个高效沟通与互动的优质平台。

新闻排行
独家原创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