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全国 | 北京 | 深圳 |南京 |成都 | 武汉 | 沈阳 | 长春 |贵阳 | 大庆 | 济宁 | 海南

专题
中国网地产  > 商业地产

商场地库被"多头出租"变仓库 被封仍暗中营业

发布时间:2017/12/05 10:50 | 来源 :新京报

原标题:商场地库被"多头出租"变仓库被贴封条仍暗中营业


11月22日傍晚5时许,中关村广场公园地下停车场三层,被隔断出来的一排排仓库已贴上封条,但门前仍摆满了纸箱包装的货物,昏暗的灯光下是密集的人流和喧闹交易声,不断有电动车驮着货物往来于地下、地上。


2011年修订的《北京市人民防空工程和普通地下室安全使用管理办法》规定,禁止改变地下空间汽车库的实际功能;地下空间从事商业活动或作为居住场所,需符合防火等安全条件。


大兴西红门镇新建二村火灾后,北京市针对地下空间进行了安全隐患排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包括中关村广场公园地下停车场在内,北京多个地区的地下空间被违规改造,地下停车场被改建成商业仓库对外出租,商场地下车库占用通道建成仓库,小区防空地下室改建成旅馆等,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其中部分被整治后,仍在偷偷地营业。


多名专家表示,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应转向便民公益设施,进行“服务型治理”。而北京市也提出了“人防工程使用方向要转向公益性质”,用于解决城市建设中停车难、居民活动场所少等问题。


地下车库变地下仓库


“我租的仓库是地下三层的车库改造的,这样的仓库总共有300多个”,50岁的打印机批发商王志勇在中关村奋斗了10多年,因自身业务发展需要,2016年初,他在中关村广场公园地下三层租下一间仓库。


11月2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走进中关村广场公园地下三层车库,看到的不是停泊的车辆,而是被隔断出来的一排排仓库。每个被隔断的墙上写着红色的“拆”字,一些商户仓库的门上贴有封条,有的大门紧闭,有的封条已经被撕开,探头望去,里面存放了大量的电子产品。


仓库间通道内,依然有商户推着手推车来往运送货物,记者跟随一些搬运货物的商户发现,他们搬运货物时不走正门,而是通过连接地面侧门的楼梯间直接到达地面,整个地下三层的四个侧门只开了一个,成为他们唯一的出入口。


在整个地下三层车库和仓库的过道两边,记者没有发现消防器材,有的隔断墙已经损坏,可以看到墙体的空心结构,地上停车位标识清晰可见。


大兴西红门镇新建二村火灾两天后,相关部门再次对这处地下仓库采取措施。


仓库租户张建华回忆,11月20日,海淀地区防火安全委员会在每个仓库门口贴上了封条,当天下午,北京天佑万荣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海淀分公司(简称天佑万荣物业公司)也在每个仓库门口贴上封条。


但租户王志勇和张建华称,他们的仓库是从一家名为睿智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睿智锐公司)租来的。早在一年前,地下三层车库就被该公司改造成仓库,并进行出租管理。


“押金是一个月房租,合同每一年一签”,王志勇说,仓库按每天每平方米3元的单价对外进行出租,他100平方米的仓库,一个月的租金是9000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中关村广场公园地下共有三层,除了第一层仍旧是车库外,第二层成了“创业公社”的办公区,第三层车库面积超过3000平方米,已经全被改造成仓库,按照每平方米日租金3元计算,所有仓库一个月租金达27万元。


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睿智锐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3日,其经营范围中并没有“出租仓储库房”一项。


11月28日下午,对于仓库被封一事,睿智锐公司刘姓经理向记者一直重复着“不再出租,具体情况等消息”,表示车库是从别的物业公司租用下来再进行改造的。睿智锐公司工作人员证实,中关村广场公园地下三层是从天佑万荣物业公司租的。


12月2日,天佑万荣物业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称,关于封条一事需要问询总部。截至昨晚9时,记者未得到回应。


地下仓库的“猫鼠游戏”


截至11月28日,王志勇租用的中关村广场公园地下三层350号仓库,已贴着四张封条,其中有三张属于北京市海淀地区防火安全委员会,一张为天佑万荣物业公司所贴。


当天下午,王志勇撕开这些封条,推着手推车把两台打印机放在库房里。他来仓库时,是从一个隐蔽的侧门下了三层楼梯才到,“因为地下车库改成仓库是违规的,只能偷偷摸摸地往外进出货物。”


新京报记者询问多名仓库租户得知,他们目前都不再从车库正门进货,选择一个隐蔽的侧门进出货。


“这样能过一天算一天”,王志勇说,眼下他每天只能偷偷摸摸地撕开封条取货,还要避开防火安全委员会的上班时间。对于仓库的安全隐患,王志勇不以为然,只是担心会遇到消防检查,“地下车库改成仓库,本来就是违规。”


新京报记者从租户处了解到,早在11月9日,北京市海淀地区防火安全委员会就曾对仓库进行过查封。租户王志勇和张建华均称,是得到向他们出租仓库的睿智锐公司的通知,从而躲避检查。


根据张建华回忆,在11月9日后,睿智锐公司工作人员通过微信曾告诉大家要避开消防部门巡查的时间段来进出货。睿智锐公司还曾在每个仓库的门上贴上通告:“如有卸货送货时,请尽量停放在仓库卸货区和台阶以下区域装卸货物,凡有厢货车辆卸货时,请尽量安排在下午17点以后或者周六、日”的信息。张建华称,这是为躲避检查所采取的措施。


“今天几点开门?”、“能不能开个小门,让我们取个货啊?”仓库租户与睿智锐公司工作人员组建的255人微信群里,每天都有租户在群里询问。


“今天晚上不开门了,晚上还来检查。”12月2日下午4点55分许,睿智锐公司潘姓工作人员在群内发出提示。众多租户称,如果有相关部门前来检查,睿智锐公司的这名工作人员都会提前通知他们不要出货,等到检查完事再开门取货。


张建华和王志勇称,他们也曾向睿智锐公司提出退还押金,但未得到回复。


商场地库被“多头出租”


被改变了实际功能的地下车库,不只中关村广场公园一处。


11月22日晚8时许,东城区崇文门新世界商场1期地下停车场三层北面,一排临时搭建的白色彩钢板房,门上贴着写有“品牌名称、联系人(店长)、电话”的白纸,共有十多间。每间四五平米,透过地面上的车位线,可以看出这些仓库原来都是车位。


同样在车库地下二层,指示牌指示的“货车专用通道”,已被一排排的仓库占据。原本3米多宽的通道,靠南一侧已被占去了三分之二建成了商场仓库,只留下1米左右的通道供人行走。


每间仓库门上都贴有白纸,写有商家品牌及联系方式,透过门缝,可以看到仓库内摆满了鞋子。仓库沿着通道一直延伸到了地下一层,共有20多间,不断有商场商户前来仓库取货。


据多名租户介绍,仓库是商场楼上的商户从商场所租,每个月三四千元,已有多年时间。


新世界商场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11月30日上午回应称,地下车库内的仓库是商场从物业公司所租,具体情况需要问物业。新世界商场物业北京祥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称,车库内的仓库分属不同的管理方,目前已不对外出租。


地下车库所属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建在车位上的仓库为其所有,目前已经让租户搬离,打算将其拆除。


除了车库改建仓库,距离新世界商场2公里左右的建国门南大街1号楼的防空地下室,则被改建成了东方第二旅馆。据附近居民介绍,此处距离北京站很近,客流量大,旅馆已经开有四五年,生意很好。


11月28日下午,东方第二旅馆门上贴有北京市东城区公安消防支队的封条,日期为11月21日。门前墙上写有绿色的字“防空地下室”。进门左手边的小卖部也已经被贴上封条,但旅馆与小卖部均在对外营业。


顺着楼道进入地下,地下空间被改造成了30多个大大小小的房间。大的房间六七平米,小的三四平米。深入到旅馆内部,通道狭窄,宽只有0.4米左右,两侧均是房间。整个旅馆类似迷宫,多条错综复杂的通道相连,只有一条通道出口。


旅馆老板介绍,双人间每晚100元,单人间每晚70元。如果按月租,最低价每月1600元。


“多功能”地下室隐患重重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上世纪末开始,大量外来人口进入北京,其中很多人租住在地下空间里,同时很多地下空间被层层转租,权属关系复杂,加上群租人员拥挤、管理薄弱,安全隐患日益凸显。


11月28日中午,在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旁的海户屯小区北区11号楼地下室,一间烟雾弥漫的房间内,批发商陈小东、赵淑芳夫妇刚吃过午饭,陈小东打开饭桌旁的房门,拿着扳手开始卸下钉在墙上的铁制货架。妻子赵淑芳转身回到狭窄的厨房,清洗午饭后的餐具。


5年前为囤货方便,他们租下了这处面积近100平方米的地下室,作为居所兼仓库。一间客厅,两间卧室,外加一厨一卫,经夫妻二人的改造、陈设后,既能住人、又能存货。


通风性极差的地下室里,新衣服的味道夹带着塑料的刺鼻味弥漫在每个房间。这样的商户,在小区地下室里至少有20家,几乎都没有安装消防设施。


类似这样集吃、住、仓储一体的地下室,同样存在于北京很多地方。早在2011年5月,北京市法制办对《北京市人民防空工程和普通地下室安全使用管理办法》(简称《办法》)进行修订,其中将地下空间分为三类:由民防部门管理的人防工程、由住建部门管理的普通地下室(地下储藏空间)、地下室,其中前两种都不能散租住人。而《办法》明确规定,非居住用途的普通地下室禁止开办商品批发市场、出租及开办旅店、幼儿园、医院等。


根据《办法》,地下空间从事商业活动或作为居住场所的条件包括:符合防火规定、无危险构件、有通风系统或空调装置、有防倒灌设施、不得使用液化石油气、人均使用面积不少于4平方米、不设置上下床等。修订后的《办法》同时规定,禁止改变地下汽车库的实际功能。


“地下空间被违规改造后,隐患是显而易见的。”华南理工大学郑方辉教授认为,不管是从消防隐患还是从堵塞应急通道的情况上来看,相关的管理部门应该进行预防性管理,建立长效的管理机制。


中央民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徐伟认为,地下空间工作管理体制和实施机制目前尚不完善,导致多头管理、交叉操作、职能重叠现象频发,甚至出现职能空白区域。


“北京城市地下空间面积巨大,但与此相对的是政策和规划还缺乏成熟体系,而且实际也存在多头管理的问题”,他认为,城市地下空间长效治理机制应建立资源开发利用的综合体系,能有效整合目前分散孤立的开发利用模式和各行其是、各自为政的管理体制机制。北京应按照调查、评估、规划、管理、立法的总体框架,将地下空间纳入资源管理体系。


人防工程转向公益用途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进行综合整治的同时,北京市政府提出了“人防工程的使用方向要转向公益性质”,要求人防工程主要用于解决城市建设中停车难、居民活动场所少等问题。至今,很多原本处于群租状态的地下空间被清理出来,成为地下车库、社区办公和活动站、健身场所、物流仓库、便民菜市场等。


据媒体报道,今年春节前后,朝阳区来广营地区多个部门联合执法,对来广营立清路第一社区6号院4号楼进行疏解整治,经过3个多月的治理,清理居住人员、拆除隔断房间、清除垃圾渣土,地下空间疏解完毕。现在这1100平方米的地下空间包含社区文体活动中心和民防宣教科普馆两个部分,并且免费对居民开放。


12月2日下午,位于一处地下民防工程内的西城区金融街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几名市民正在活动中心学习戏曲。在宽敞的地下空间里,还有钢琴教室、古筝教室、书画教室、编织教室、图书阅览室、电脑室,还有一个多功能厅。


据了解,这处民防工程近两千平方米,以前用于存放设备设施和资料,改造后,成了服务地区百姓业余文化生活的地方,一年服务一万人次左右。据介绍,地下空间装修时做的隔断、石膏墙、玻璃门等,都没有破坏工程整体结构,一旦需要,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拆除,马上恢复到原有功能。


“可以从地下空间使用者的角度出发,做出服务型的治理。”多名专家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城市地下空间治理,需要从整个城市的角度去规划推进。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也是整个城市安全运转的基础,将清理出来的地下空间转向便民公益设施,用于解决城市建设中停车难、居民活动场所少等问题,不失为解决之道。


(责任编辑:候迅)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
好消息!这些城市盖的这种房子只租不卖
近日,北京市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利用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工作的有关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继郑州后,成为第二个试点集体土地用于租赁住房的城市。
房企早八点
独家原创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