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专栏文章】

资本运作是个啥?

2016/11/25 来源: 地产中国网

原标题:资本运作是个啥?

宝能系入驻深南玻A后的董事会及高管大辞职事件,利益攸关方各有其说辞,指责、怨恨和阴谋论照例是免不了的。

相信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么个细节。深南玻A原董事长曾南在一封“告别信”中表示,“今年半年度董事会议上,身为前海人寿方面董事的陈琳在会上讲,‘你们这些搞制造业的辛辛苦苦也就赚这么点,还不如去搞资本运作’。”陈琳还认真地提出,前海人寿将派人担任南玻集团常务副总裁,专门负责资本运作。

宝能系的崛起,是近两年的事。为全国人民所知,当然是拜万科股权事件所赐。单纯从品牌而言,万科股权事件令宝能系名声大振,因此有朋友跟我开玩笑说,这替宝能系省了多少广告费啊。前海人寿、宝能,由是成了“知名品牌”。

顺便八卦一下。根据10月份发布的《胡润百富榜》,宝能系的老板姚振华,以1150亿的身家飚升至第4位,仅次于王健林、马云、马化腾,财富增幅达到令人惊诧的820%,而去年他的名次还排在200名以外。

我不能说,姚振华增长的财富都是投资万科A、深南玻A等企业带来的。毕竟,宝能系的保险业务、地产业务都同样在增长,而且,这两个还是今年增长最快的行业。这且不提。

我个人感兴趣的是,资本运作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我并不是说,资本运作是个需要特别另眼看待的领域。如果前述曾南告别信的内容是真实的,那么,宝能系以及很多人都认为,资本运作与制造业至少是并列关系(但显然不是对立关系)。

在普通公众看来,制造业某种程度就是“实业”的代名词。房地产也好,金融也好,都不被认为是“实业”,虽然几年前,任志强谈起这个话题时,大声反驳,“谁说房地产不是实业?”但身边人还是没几个表示认同。

几年前就听到制造企业的朋友说,他们的利润率已经到5%了,财务成本控制不好,稍有不慎就滑到3%。房地产上市公司这些年的利润率虽然一再下滑,已经跌到9%了,但总比制造业好过得多。资本运作的金融业,像宝能系这样善用杠杆的机构,利润率更不可估量了。

前些天一位北京的同学问我,像深南玻这样,辛辛苦苦二三十年,突然之间,旁边伸出一只手抢走了大股东的位置,谁还愿意做实业?

类似的问题,万科股权事件争论正酣时也有人问过:王石创建的万科长期占据宇宙最大地产商的位置,由于股权结构的漏洞,即将失去控制权,这是不是很不公平?

其实这是两方面的问题。谁也不能肯定地说,深南玻A和万科A换了大股东后,就必定是灾难。说不定,它们缺少的就是资本,新的资本进入后,会给公司带来新的活力,甚至带到新的发展平台。

我个人关心的,是文化的兼容性。宝能系无论是前海人寿还是宝能地产,与万科文化的差异,虽不至于是霄壤之别,但其异质性有一条长安街的距离是可以感触的。类似的文化差别也体现在宝能与深南玻的身上。

如果是宝能们财务投资,我就毫不担忧。万科尚未有定盘,就曾南披露的宝能系对深南玻发展思路的干预来看,宝能系显然不满足于做一个安静的财务投资者。

以我悲观的性格,对文化不兼容的并购是不看好的。多个商业恶意并购案例,资本啖食之后,留下一地残屑。这也是我为何对恶意收购资本充满警惕的原因。但这并不意味着要演变成怀疑所有收购资本的阴谋论患者。

必须承认,长期以来,我们的金融创新是严重不足的,金融附加值还有巨大提升空间。但正如我们的制造业同时处于1.0、2.0、3.0甚至极少比例4.0的水平一样,也出现了极少部分的金融创新远远超越了整体经济的发展阶段,金融管理也相对滞后。比如互联网金融。

尤其是,我们的一些资本运作手段,突然就站在了世界最前沿。我个人观察,华尔街的一些金融创新做法几乎是同步来到了我们这里。我们是不是应该欢呼?且慢。

最近我参加学习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一个体会是,国情是无法跨越的。我们国家最大的国情之一还是人多,就业压力大。任何重大政策都不能无视这个国情。从某个角度说,GDP目标与此相关。

制造业或者说实业,是就业的重要渠道。前几年美国重振制造业,主要意图就是增加就业。现在,接近我想表达的意思了。当资本运作大行其道,且在《胡润富豪榜》得以显现时,它会成为价值观的风向标么?从而,对制造业或实业将产生怎样的导向作用?

当然,市场至上主义者又要嘲笑我的杞人忧天无病呻吟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资本只有合法不合法,是无所谓好坏的。所有感慨都将随风而逝。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家档案]

[专栏公告]

【声明】

地产中国网作家专栏文章属专家原创内容授权独家/首发刊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许可转载的请注明“来源:地产中国网”并不得改动作者原意。地产中国网刊载专栏文章是为传递信息之目的,不意味作者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