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全国 | 北京 | 重庆 | 成都 | 武汉 | 大庆 | 南京 | 济宁 | 沈阳 | 长春 | 贵阳 | 征集各地合作伙伴

专题
中国网·地产中国  > 新闻中心 > 谁在说

李宇嘉:房贷利率飙升预示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7/06/12 11:03 | 来源 :中国网·地产中国

(原标题:房贷利率大幅飙升预示了什么)

(作者系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从本质上看,并非额度不足导致银行紧缩房贷,而是在“去杠杆”背景下,银行融资规模被动缩减、融资成本上升,加上金融机构缩减资产规模、控制资产泡沫,低收益的居民购房贷款遂成为被削减的选择。

近期,银行突然收紧房贷成了楼市的新热点。据北京媒体报道,北京部分银行把首套房贷利率上调为基准利率的1.1倍,少数银行甚至调高至1.2倍;二套房贷款利率则上调至基准利率的1.2倍,少数银行调高至1.3倍。另据报道,尽管上海、深圳两地的主流银行首套房贷仍可按基准利率0.95倍发放,但回归基准利率甚至上浮的银行也在增加,且房贷投放周期延长,一线城市单笔房贷投放周期从原来的半个月延长至1个月,有的银行更延长至45天至60天,公积金贷款则要等3个月左右。

今年初,北京的首套房贷款仍还可以普遍享受基准利率0.85倍的优惠,但仅仅不到半年,就上升到基准利率1.1倍或1.2倍,相当于房贷利率上行了30%或40%。基准利率0.85倍和1.1倍的房贷利率分别为4.41%和5.39%,这意味着利率上浮了0.98%。据此,有媒体认为这相当于央行四次标准力度(每次25个基点)的定向加息。融360监测数据显示,上月全国首套房贷平均利率为4.73%,环比上升4.64%,而环比已连续5个月上升,同比(4.45%)上升6.29%。

那么,此次银行收紧房贷,是贯彻调控的被动之举,还是调整业务的主动出击,抑或资金额度不足倒逼使然?调控必然是一个因素,但大面积、大幅度收紧首套房贷款利率,并不符合国家“去库存”,也不符合支持首套住房购置等合理需求的政策本源。同时,根据笔者调研,尽管不良贷款在连续19个季度攀升后,去年四季度以来连续两个季度微幅回落,考虑到“去产能”在继续,2015年底以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中游制造业景气回升趋于结束,金融风险仍在高发期,加上“资产荒”并无明显缓解之势,因此,在经济回落期,居民房贷仍是安全性和防御性兼具的资产优选。

在2016年上市银行的中报发布会上,各大行都曾表示,未来要增加房贷投放和资产占比,全年房贷占到新增贷款的45%,四大国有银行房贷甚至要占到新增贷款的60%。因此,笔者认为,银行眼下没有理由主动调整业务,缩减房贷投放。或许,额度不足是各大银行普遍紧缩房贷的根本原因,这也是基层银行按揭经理普遍挂在嘴上的一个理由。近年来,银行业资产和负债增速都在15%左右,占银行业资产近50%的中小银行,资产和负债增长幅度都在30%至50%之间。

2007年,我国银行业资产总规模仅54万亿,今年一季度末已达239万亿,增长了3.4倍。今年一季度,我国银行业资产同比增长14.3%,新增资产30万亿,银行业负债总额达220.4万亿,同比增长14.5%,新增额达28万亿。同期,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仅19万亿,不足银行总资产的8%。按一季度个人购房贷款余额同比增长37.5%计,新增按揭贷款投放5.2万亿,仅为新增资产的17.3%,仅占新增负债的18.6%。因此,贷款额度绝对不足的问题显然也不存在。

笔者判断,银行突然收紧房贷,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银行资金来源日渐同业化、理财化,负债端成本长周期攀升。二是金融“去杠杆”,控制资产泡沫,且中央政府有意识控制房贷资产膨胀,比如紧缩开发商多种融资渠道,要求今年房贷增量不能超过新增贷款的30%等。金融“去杠杆”,首选工具就是金融市场不断加息,以控制银行“加杠杆”投资表外理财、债券市场及层层嵌套的表外资产(如第三方通道业务中的资管计划)。

金融市场不断加息,直接导致无风险利率攀升。年初,10年期国债利率为3%,本月上旬已升至3.6%;年初,10年期国开债利率为3.7%,本月上旬攀升至4.3%。在负债端,银行越来越依赖非存款负债(同业或理财),新增负债中只有一半是传统存款,另一半主要是央行借款、同业借款、发行理财产品。年初,央行连续和大幅收紧公开市场融资,对接资管计划的理财产品收益率早已突破4%,这倒逼银行转向成本相对低的同业融资,2、3月同业存单净发行突破万亿。

同业融资需求激增,使同业存单发行利率在4月迅速突破了4.5%,远超去年末的2.8%。进入5月达到了5%,这意味着银行融资成本和房贷等资产收益近乎倒挂,其发行同业存单的动力大降。再加上银监会对银行发行同业融资工具的监管加强,4月银行同业存单净发行骤降至1000亿,5月更转为-3300亿,这意味着银行在净偿还同业负债,减少金融市场融资,继而收缩负债端,这或许是所谓额度不足的原因。

但从本质上看,并非额度不足导致银行紧缩房贷,而是在“去杠杆”背景下,银行融资规模被动缩减、融资成本上升,加上国家要求金融机构缩减资产规模、控制资产泡沫,低收益的居民购房贷款遂成为被削减的选择。或者,银行是以提高房贷利率冲减成本上升,即谁愿意支付更高的房贷利率,谁就可获得贷款。

事实上,近年来银行业资产扩张及配置高收益资产是非常坚决的。看信贷收支表,目前大型银行的资金运用总量中,传统贷款占比在57%左右,43%的资产配置到债券投资、表外资产等;中小型银行贷款占比从2010年的69%下滑至去年三季度的48%,即超过50%的资产配置到债券投资、表外资产。相比个人住房贷款,债券投资、表外资产等收益更高,那么舍掉的只能是房贷了。

(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张晓艳)

相关阅读

2016年第三届中国城市镇运营商大会暨2016中国城市镇运营商百强推介活动再度起航,甄选2016年最具代表性的运营商企业和项目,继续推动国内城市镇运营水平升级,真正实现新型城镇化、续写城市镇运营新篇章!【专题】

新闻排行
南宁:住房公积金贷款再迎新政策
记者从广西南宁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区直分中心获悉,根据该中心近日发出的《关于调整住房公积金贷款政策的通知》,区直和中直驻南宁单位的职工购买第二套住房或第二次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最低首付比例为40%。

房企早八点

独家原创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