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 北京 | 深圳 | 南京 | 成都 | 武汉 | 沈阳 | 长春 | 贵阳 | 合肥 | 海南 | 阜阳 | 秦皇岛 | 大庆

专题
中国网地产  > 新闻中心 > 高端访谈

时代人物访谈 | 林少洲:有执念的人才能被历史记住

发布时间:2018/01/17 15:21 | 来源 :中国网地产 | 作者: 陈伊颖

情怀,在百度百科里的解释是,一种高尚的心境、情趣和胸怀,以人的情感为基础与所发生的情绪相对应。


这个原本以人为载体而存在的虚词,现在却被越来越多地产商提及在嘴边。


但效果,大部分是不甚满意的。卢俊在公众号里就直言:“做商业地产,多多少少要点情怀,而这玩意恰巧是地产这行最稀缺的。”


地产行业盛产的,是对规模的逐利。尤其是2016年,市场的大热以及龙头房企的份额效应,让许多原本推崇“小而美”的公司,默不作声地改变战略,转为加速快跑。


当然,也有特例——阳光100。


这不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它的前身——广西万通,成立于1992年。它,正式成立于1999年,至今也已18年。在目前的房地产行业四个3000亿房企中,除了万科成立较早,其他几家都比它年轻——碧桂园成立于1992年,恒大成立于1996年,融创成立于2003年。


但它又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在它官网的“企业价值观与文化”介绍中,第一句话写的就是:我们有一个梦想。这分明就是年轻人的口吻。


从这点上看,林少洲会加入阳光100,是有某些风格上的趋同性的。


刚步入50岁的林少洲,是在24岁那年进入地产行业的。他就职过上海万科、北京万科,是万科内部有名的“救火队长”,也自主创业过管理公司,运作了多个特色项目。2016年时,他受老朋友易小迪邀请,成为阳光100的首席执行官。


虽然已从业26年,但当你和他聊起天时,却依然能感觉到他“宁缺不滥”的地产理想,丝毫不油腻。

以文化做地产初心不改


林少洲是广东潮汕人,这是一个商人辈出的地方,林少洲也自小耳濡目染经商之道。但爱读书的他,脑子里更多的还是那一代人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北大四年的求学经历,更加强化了这种理想主义的思维。1989年毕业,林少洲进入广东省社科院,1991年初,林少洲加入了万科,正式进入了房地产行业。


在万科总部,林少洲成为了王石的笔杆子,万科研究室主任。1992年《万科周刊》创刊,林少洲成了万科周刊的第二任主编。


聊起《万科周刊》,林少洲显示出抑不住的自豪:“它的影响是全国性的,全国深沪两地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董秘人手一份,在它出现之前,企业内部媒体平台大都是报纸,而之后都变成了杂志。


直到现在,《万科周刊》在业内尚有不小口碑”。


《万科周刊》的成功,也让当时的林少洲有了人生第一个梦想——他想把《万科周刊》公开发行,做财经媒体,发展成一个传媒帝国。


虽然这个帝国没有组建成功,但林少洲之后的足迹,都带着这段职业经历的烙印——用作刊物、做内容的心态去做项目,打造文化和精神家园。


1994年,林少洲出任上海万科副总经理,他面对的,是陷入退房潮的上海万科城市花园。他用坦诚承担责任,花费两年,终于扭转颓势。这次“救火”也让集团很放心地将北京交付于他。1996年底,林少洲被总部调往北京出任总经理。这一次,他同样出色地将万科在北京的第一个项目——北京万科城市花园带出困境,并成为当时的“神盘”——不仅连续7个月排名万科全国销售冠军,也是当时北京区域的“位置优势不足售价却比肩CBD”的典型案例。


归结两次“救火”成功的原因,林少洲认为,根本点在于他把房地产当成了文化事业在做,“以作内容的思维模式做运营,解读客户内心需求,让客户感觉他不只是在买产品,还是在买一种生活方式”。比如北京万科城市花园,林少洲接手后,将它定义为“中产家园”,笼络了一批重视人文精神与小资格调的目标客群,为他们打造了匹配的社区环境与邻里圈层,这即是如今许多同行所说的“社群打造”。


2000年离开万科以后,林少洲创办了厚土机构,按他的说法,他想做一个精神家园,“厚土主要做的是低密度住宅的运营管理,比如2002年我们操盘了合肥的和庄,用了新徽派的建筑风格,是当时合肥市场最高档的楼盘。2005年时候,接手了北京的北京湾,采用了江南水乡式建筑风格。还有大连的唐风温泉度假村等等的项目,我们都是把他们当做文化产品在做,打造成有人文气息的文化地产,让住下的人有归属感”。


三千弱水唯独投缘易小迪


在房地产这个“实体制造业”里,林少洲为产品注入“风赋雅颂”的想法一直没有消减过,从一开始入行,到后来的自我创业,他的选择里都潜藏着这份念想,包括2016年加入阳光100。


虽然阳光100的成立时间早于行业内三分二的同行,但一直到了2014年3月,它才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在亿翰智库发布的《2017年1-12月中国典型房企销售业绩TOP200》中,阳光100去年的业绩为93.9亿元,排名行业第128名。从这些事项中,都可以看出,这个发家早,名气不小的企业,在前进步伐上却是一直谨慎。


这其中,和阳光100董事长易小迪的个人风格很有关系。


易小迪,想必业内人并不陌生,曾为”万通六君子“的他,也算是行业里的前辈。据林少洲介绍,易小迪是阳光100里最“全能”的,小到一个外墙立面的颜色,大到企业战略的制定,他都能精通其中。而且他是一个“允许交学费”的领导,公司里若有员工犯错,他都会包容给予改错机会。再者,他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比如东营的一个项目,已经做了10年,但仍在不断修改设计,自我创新。


这些小细节里,易小迪的性格已可窥见一二。在规模已成为绝大部分公司的“大势所趋”时,易小迪不曾摇摆过阳光100的战略导向——做有溢价有附加值的东西,有文化内容的产品。


而林少洲和他之间最大的化学反应,就是这份不紧不慢的性情,以及对精神文化的追求。林少洲坦言,在他离开万科后,向他抛出橄榄枝的行业大佬不少,但他都未有“投缘”之感,遇到了易小迪,阳光一百的企业文化,让他产生了比较强的认同感。


上任新位亮现救火功力


林少洲认可了易小迪的“理想坚守”和为人,而易小迪肯将阳光100行政总裁的位置托付于林少洲,除了看上他的情怀,还有他的操盘能力。


在林少洲加盟阳光100前,阳光100在重庆有一个“问题盘”,叫喜马拉雅。这个楼盘坐拥重庆两江风景,先于市面同行引入智能家居系统,听起来本应是热销至极。然而,现实却是,推出两年里只卖出四套,销售陷入困境。林少洲上任以后,对这个盘的营销思路进行了彻底改变——重新划定客群、打造内容体系,将产品附加值传达给容易认可的客户。项目营销团队到千里之外的深圳找到了最重要的主力客户,高出周边楼盘四倍价格的房子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知音。在林少洲的主导下,不到一年时间里,原本滞销的喜马拉雅就扭转了销售局势——一年时间销售15亿,除了少量千万级别的豪宅,高端服务式公寓产品全部卖光了。


另一个案例,是宜兴的凤凰街。这是一个位于三线城市的商业街区,传统观念里,它的运营一定很不容易,但现实却是,它开街第一天,吸引了16万人流,而整个宜兴城区的人口,也不过30多万。在运营这个项目上,阳光一百操盘团队采用的是“根植于城市文化传统,融入新场景、新业态”,引入阳光100旗下街区综合体商业推广活动品牌“凤凰市集”,打造创意、文化、潮流的“凤凰公社”。“商业街区最核心的价值在于室外,需要不断做活动,带人气,让人有新鲜感,像是一个可以赴365天的庙会”,过去做情怀,现在研究商业模式的林少洲,显然已经掌握了规律,“哪里最嗨最爽,哪里就有客流”。


林少洲的“救火”功力与运营能力,让易小迪放心地把更多需要盘活的项目交任给他,例如“丽江雪山艺术小镇”。这个曾经名噪一时其后却陷入运营困境的特色小镇,将是2018年林少洲的工作重头戏。对此,林少洲也已经有了成型的盘活构想:“之前这个项目的定位是商业小镇,现在要改为旅居小镇,减少商业部分的面积,强化文化度假特色,引入市集、文化、度假的内容,打造艺术节,打造场景街区”。


求道情怀不悔继续苦行


合作两年,林少洲和易小迪,已基本形成了文化理念上的融合与运营上的互补,对于阳光100接下来的路,也有了统一的想法——以内容和特色统领项目,住宅快周转、商业和公寓高溢价,在做好自身项目的同时向业界输出管理品牌,拓展轻资产模式的服务式公寓和商业街区业务。


但在已有50家企业喊出“千亿目标”的当下,企业的规模也是横在他俩面前不可不思考的问题。对此,林少洲显得很没有“野心”:“我个人对做规模不是太有兴趣,虽然房地产行业是生意导向,但放到历史长河里看,规模企业也不一定能代表什么。相反,我更想做一些差异化的东西,而所谓的差异化,并不只在于房子本身,还在于内容和服务,做一些更得人心的产品,让更多人认同你,记住你。这些对我来说,才是更能带来强大成就感的东西”。


如果非要给阳光100未来3-5年定一个规模目标,林少洲希望在保持“情怀”的同时,将阳光100的规模推至300-500亿,“不需要太大,有特色有意义最重要”。

(责任编辑:陈伊颖)
中国网地产

中国网地产是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级重点新闻网站。以引导正确的行业舆论导向为己任,为行业上下游关联企业、相关产业提供一个高效沟通与互动的优质平台。

新闻排行
共有产权养老房重在降成本
据媒体报道,北京市近期对外发布了全国首个共有产权养老设施试点情况,该试点将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融合一起,为拥有共有产权养老房的老年人提供24小时的养老服务。
房企早八点
独家原创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