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广州 | 深圳 | 郑州 | 成都 | 南京 | 沈阳 | 合肥 | 济南 | 重庆 | 贵阳 | 遵义 | 秦皇岛

专题
中国网地产  > 原创

企示录|盼来驰援者 *ST银亿背水一战

发布时间:2020/11/12 12:24:44 | 来源 :中国网地产 | 作者:石昊一

在热播日剧《半泽直树》里,半泽直树制定的无需放弃债权的帝国航空重建方案中,核心要义是企业可以“自力更生”,落脚点放在了控制成本之上。

但故事毕竟是故事,其中为保住债权的种种斡旋,在故事原型日航破产重整的过程中却没有那么理想。最终,87.5%的金融机构债权被直接豁免、放弃,加上纾困的数千亿日元注资,组成了日航重整的基础。

与帝国航空类似,如今,*ST银亿(000981.SZ)也进入重整的关键期。在遭债权人申请重整一年多之后,面临退市风险的*ST银亿终于等来了投资方,其遴选的投资人为嘉兴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嘉兴梓禾瑾芯”),投资总报价为32亿元。这意味着,*ST银亿的救命稻草已近在眼前。

驰援者其人

据*ST银亿11月11日的重整进展公告显示,10月27日,在宁波中院的监督下,重整投资人评审委员会对意向重整投资人提交的重整投资方案进行现场评审,并对意向重整投资人提交的重整投资方案进行评分,根据评分结果最终确定由嘉兴梓禾瑾芯作为公司重整投资人,其投资总报价为32亿元。

同时,遴选出中泽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Punch Motive International NV(比利时邦志动力国际公司)组成的联合投资体、宁波合奔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备选的公司重整投资人。

参照*ST银亿招募重整投资人的条件,有两条较为重要。其一是重整投资人招募不限行业,具有汽车零部件行业或上下游行业从业者,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其二是重整投资人要有足够的资金实力,且能出具相应的资信或其他履约能力证明。

可见,嘉兴梓禾瑾芯的出资条件更为优厚,甚至让涉及汽车零部件行业的中泽控股与比利时邦志联合投资体也退居备选。

作为重整投资人,嘉兴梓禾瑾芯是一家成立尚不足三个月的新公司,主要从事股权投资业务。成立之初,公司的两大股东分别为宁波皓天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中芯梓禾创业投资(嘉兴)有限公司。10月,前者从股东中退出,由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接手股东与有限合伙人,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中芯梓禾,即普通合伙人。

实际上,两家合伙人企业的实控人为同一人:叶冀。叶冀直接持有赤骥控股约71.25%的股份,赤骥控股直接持有中芯梓禾9%的股权,并通过宁波梓芯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后者20.4%的股权,即叶冀持有中芯梓禾约20.95%的最终受益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嘉兴梓禾瑾芯、中芯梓禾、赤骥控股均涉及投资业务,宁波梓芯与赤骥控股则同时涉及控股公司服务。

虽然赤骥控股与中芯梓禾对嘉兴梓禾瑾芯的投资比例并不明晰,但是一般而言,在有限合伙中,有限合伙人往往出资较多,仅以出资额为企业债务承担有限责任;普通合伙人出资较少,需对外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因此,由体量较大的赤骥控股出资,由孙公司中芯梓禾承担较大风险也就顺理成章了。

债务是首要问题

*ST银亿的重整,是银亿系低迷的缩影。

公司的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其母公司银亿集团早已于去年6月自行提交了破产重整申请。在此4个月后,*ST银亿的债权人浙江中安安装有限公司,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ST银亿进行重整。

彼时,*ST银亿的到期未清偿债务已高达43.6亿元,偿付能力堪忧,就连浙江中安安装有限公司147万元的工程款都无力支付。

如今,在等待纾困资金到位之前,*ST银亿还需要思考如何排解外忧内患,从而通过重整“自力更生”。

眼下最为迫切的自然是*ST银亿的债务问题。在2018年底债务爆出暗雷之后,*ST银亿的到期未清偿债务逐渐增多,多起逾期债务涉及诉讼。截至2020年8月底,*ST银亿逾期债务本金约为37亿元;有息债务本金约99.6亿元,其中约63.5亿元计划在重整过程中解决,足以说明公司目前兑付能力不足。

2018-2019年,*ST银亿的有息债务结构并不健康,动辄80-90亿元的短债之下,长期债务仅在12亿元左右。加上30-40亿元的应付款,给公司带来了较大的偿付压力。

更重要的是,在这两个财年期间,恰逢*ST银亿业绩下滑、连续亏损,甚至出现了存留的未分配利润为负的情况,而羸弱的偿付能力进而引发出一系列问题。

信用下降令*ST银亿的融资效率大打折扣,难以补充流动性;其经营也受到了影响,房地产业务竣工缓慢,2019年新开面积甚至为0。

另一方面,大额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也影响了*ST银亿的资金周转。2018-2019年,公司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的关联企业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分别约为22.5亿元及14.5亿元,截至今年7月,仍剩余5.2亿元。

*ST银亿为此给出了以股权抵债的方案,但如果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在进行相关会计处理之后将令其净资产、净利润下滑,逾期债务增加。可见,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也需要*ST银亿牺牲其业绩。

转型却致业绩下滑

*ST银亿的业绩下滑始于其转型。

2016年,*ST银亿由专注房地产业务转型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一年后,*ST银亿大手笔收购了美国ARC和比利时邦奇,使得安全气囊与变速器成为了公司的主要产品。同时,*ST银亿经过两次重大资产重组,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收购了宁波昊圣投资有限公司和宁波东方亿圣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将ARC和邦奇的资产注入其中。

而由收购带来的逾10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外加80亿元的汽车零部件收入,将*ST银亿的业绩推上巅峰。同时,公司36亿元的房地产业务收入同比下降48%,占比由71%下滑至29%,*ST银亿俨然已开始向制造业倾斜。

不过,伴随国内汽车行业转冷,*ST银亿迅速从巅峰滑落,在2018-2019两个财年连续亏损,不仅市值一落千丈,股票还戴上了“*ST”的帽子,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2018年,*ST银亿的两大主业营收均有不同程度下滑,特别是无级变速器产品的库存量激增526%,积压明显。公司也因此加大了房地产项目的建设速度,在建面积同比增加42%。2019年,*ST银亿两大业务营收继续下滑,汽车零部件业务降幅虽有明显收窄,但房地产业务的窟窿继续扩大,在本就不高的基础上同比下降51%,入账仅14亿元。

但营收下滑并不是导致*ST银亿亏损最为关键的环节,而是两大重组标的宁波昊圣与东方亿圣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带来的商誉减值。

2018-2019年,宁波昊圣的预测业绩分别为2.6亿元、3.3亿元,东方亿圣为9.2亿元、1.1亿元;但宁波昊圣的实际业绩却分别为692万元、-8.1亿元,东方亿圣为-7.9亿元、-4.7亿元。

这使得*ST银亿在两个财年分别计提了10.3亿元与46.7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由于被计入利润表资产减值一项内,吞噬了大量利润,从而令公司在期内分别亏损4.7亿元与71.5亿元。

好在,*ST银亿终于在2020年第三季度实现了扭亏为盈,但其债务状况仍不乐观。显然,在重整程序结束之前,*ST银亿还需要继续忍受一段时间的煎熬。


(责任编辑:王鑫)
中国网地产

中国网地产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以引导正确的行业舆论导向为己任,为行业上下游关联企业、相关产业提供一个高效沟通与互动的优质平台。

新闻排行
独家深度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