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 北京 | 上海 | 广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沈阳 | 合肥 | 重庆 | 济南 | 石家庄 | 杭州 | 青岛 | 太原 | 贵阳 | 遵义 | 秦皇岛

专题
中国网地产  > 原创

拔出萝卜带出泥?华业最后一搏

发布时间:2019/11/22 13:04:50 | 来源 :中国网地产 | 作者:陶夭夭

华业资本爆出萝卜章骗局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对华业资本来说,不可谓不漫长。华业资本五次自救未果后,这厢破产和解未成定局,那厢退市几成定局。

显然,华业资本极不甘心就此退市。向上交所申请豁免面值退市,是华业资本的最后一搏。疲于奔波的华业资本总经理钟欣,他现在想维护的,是公司价值和股东利益。然而,即便情有可原,但无规矩不成方圆。更何况,未遭遇合同诈骗之前,华业本就患了转型失利后遗症。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网地产:“目前看来,豁免退市的几率较小。华业资本很难走出现有危机”。

拼全力最后一搏

当没有利好消息传来之时,市场对华业资本的信心已消耗殆尽。

2019年10月16日至11月12日,华业资本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触发面值退市标准。目前,华业资本股票已经停牌,并被启动退市审核程序。

而此时,临危受命的新任总经理钟欣,带着80后高管团队,正奔走在破产和解的路上。按照钟欣团队设想,在年底前完成破产和解,实现债务清理净资产归正。

钟欣在公开场合透露说,在数月的努力争取下,华业已经赢得了超2/3债权人,对破产重组计划的支持,这其中不少都是央企、国企。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破产和解尚未完成之时,华业资本退市几成定局。站在80后高管团队背后的徐红,显然不甘心多年打下的江山毁于一旦。五次自救之后,这一次,是华业资本的最后一搏。

11月20日晚间,据证券时报报道,华业资本向上交所申请豁免面值退市。“如能豁免退市,则可保持上市公司的地位,一方面便于重组,另一方面也能充分维护公司的价值和股东利益”,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向中国网地产分析道。

钟欣则回应媒体说,华业资本是因配合公安机关保密工作,不能公告利好信息而到股价跌破面值的地步。华业是受害者,相关规则有待完善。

钟欣所说的不能公告的利好消息,是华业资本于11月12日晚间发布的《华业资本致广大投资者的一封信》中提到的,已经冻结犯罪嫌疑人资产初步估价30亿元。表面看来,对目前市值不到14亿的华业而言,追回30亿元,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利好。

然而,华业很委屈,投资者喊冤背后,华业在未遭遇萝卜章骗局之前,就患了转型失利后遗症,处在连续三年亏损的困境之中。“遭遇合同诈骗固然是直接原因,但还是企业治理和业务能力自身出了问题”,柏文喜认为。

转型失利后遗症

“华业资本的最大问题在于转型失利,尤其是全面转型到医疗健康和金融领域,更是由于连年亏损导致公司债务问题凸显”,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说。

时间回溯到2011年。彼时的华业资本,尚叫做北京华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那一年,华业正式涉足矿业开采,收购陕西的一个矿业开发公司。转型又转行,难度可想而知。

华业地产2014年年报显示,因探矿权、采矿权尚未达到开采状态,未能形成盈利,其投资的8家矿业处于亏损状态。 

矿业业绩不振之后,华业地产将业务重心转向医疗健康和金融领域。2015年1月,华业地产支付现金21.5亿元,收购李仕林旗下的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100%股权。而这个李仕林就是“萝卜章”骗局中的核心人物。

彼时的捷尔医疗业绩表现一般。据公开数据显示,捷尔医疗2012年、2013年、2014年1-11月,营业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72亿元、1.8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586.67万元、7079.83万元、6343.17万元。

2014年底,华业开始介入应收账款债权投资业务,通过直接购买、认购理财产品、认购合伙企业份额等方式,在这个行业快速做大,公司顺势更名为“华业资本”。

更名的华业资本在2015年和2016年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4亿元、20亿元, 2017年却急转直下,当年营收38.62亿,净利润9.95亿,现金流净额-18亿;2018年营收48.87亿,净利润-64.38亿,现金流净额-11亿。

2018年9月,华业资本突然爆发应收账款逾期事件,经华业资本对债务人走访调查,相关方面否认所列债务,认定相关文件上的公章系伪造。

自此,患有转型失利后遗症的华业资本,他的经历可谓九死一生:债权逾期、股价暴跌、信用跳水、高管停薪、银行追债等等。

除遭遇“萝卜章”骗局外,张波认为,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在全新领域打造核心竞争力,就意味着企业自身的房地产开发销售运营经验,以及品牌优势一切都归零,这个不简单。“华业资本的问题是转型过快”,前掌舵人徐红曾承认。

法与情的天平

如今,事情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法与情的天平,究竟会倾向于哪一边?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钟欣多次强调:“触发面值退市,很大程度上与规则不完善导致公司受限、侦办保密要求导致市场信息不对等有关。公司申请豁免退市,就是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委屈的钟欣最大的期许是,争取监管部门允许华业暂停退市一年。无论退市与否,“破产和解、清偿债务都会进行下去,这也是公司管理层的一致决心,最大努力降低投资者债权人的损失”,钟欣表示。

然而,从目前看来,提出豁免面值退市申请的华业资本,或很难豁免成功。因为,无规矩不成方圆。2012年退市制度改革以来,市场化、法治化的退市原则和方向已经确立。其背后的核心理念就是把好市场的出口关和入口关,真正建立起市场优胜劣汰的机制。这也预示着,个案豁免在现行制度下并不具备可行性。

并且,就目前来看,自爆出萝卜章事件至今,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交易所多次就相关情况向华业发出监管询问,其中涉及到:华业资本从关联企业购买的逾100亿元应收账款债权无法按期收回、内部控制运行失效被出具内控否定意见、违规为关联方提供17亿元巨额担保、生产经营和公司治理都存在严重问题等等。

业内认为,这说明公司的管理团队、控股股东和内控机制几乎全部沦陷,最终严重挫伤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如果说单纯公司是受害者,恐难获市场认同。

如果豁免退市的申请不成功,“华业资本也就只能破产重整了,一旦破产重整,华业资本就必定会退市”,柏文喜指出,走到清算那一步,对投资者而言,损失就太大了。

退市与否,华业资本或没有主观能动性,但其可做的是:追索法律责任以挽回损失,提升企业治理和改善企业管理水平,比如防范风险与内部管控。

张波则认为,总体的原则应该是本着有利于企业自身发展,有利于投资者的方向推进,华业目前状况的确存在着很大的困难,在按步骤有序推进破产和解的基础上,迅速从“泥潭”里抽身出来,恢复良性运营,过于关注是否退市现实意义不大。

拔出萝卜带出泥,还是拔出萝卜不带泥?解决身前事,走好未来路,华业资本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陶婷)
中国网地产

中国网地产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以引导正确的行业舆论导向为己任,为行业上下游关联企业、相关产业提供一个高效沟通与互动的优质平台。

新闻排行
独家原创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