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 北京 | 上海 | 广州 | 深圳 | 成都 | 南京 | 沈阳 | 合肥 | 重庆 | 济南 | 石家庄 | 杭州 | 青岛 | 太原 | 贵阳 | 遵义 | 秦皇岛

专题
中国网地产  > 成都 > 地产言论

羊慧明:城市规划不能只图好看,还得好用

发布时间:2020/1/10 14:04:29 | 来源 :中国网地产

1949年到2018年,超大规模的城镇化率从10.6%到59.6%火箭式跳跃,城市红利的兑现速度超过西方国家的数百年;1969年内地拥有第一条地铁线,去年底内地运营线路已累计6730.27公里,成都更是一天内“三线齐发”。  

两项迅速变化的“超大规模”的影响下,城市面积不断扩张,创造了房地产业的“黄金十年”。 

粗暴式增长结束后,“超大规模”效应仍在发挥作用。城市外拓抵达边界,传统主城区腾挪出上万亩新旧更迭的开发用地。轨道交通与高价值土地的叠加,让TOD应运而生。  

城市更新与TOD,不仅将影响行业的下一个十年,甚至会影响城市的21世纪20年代。

羊慧明:城市规划不能只图好看,还得好用-中国网地产  2019中国红城市更新产业论坛现场

2020年1月8日,以【融合发展 洞见趋势】为题,2019中国红城市更新产业论坛暨金奖盛典在成都落幕,集结头部房企与行业专家,持续探索城市更新与TOD。

以下为独立经济学者、美国城市及社会问题研究专家羊慧明先生,在“2019中国红城市更新产业论坛”上的主题分享——《理想城市·社区的人性化构建》。(增强阅读体验,文章内容在演讲原稿基础上有调整)

羊慧明:城市规划不能只图好看,还得好用-中国网地产

独立经济学者、美国城市及社会问题研究专家羊慧明

羊慧明:各位嘉宾新年好,我今天非常高兴有缘在这里和大家做一个交流,我想交流的主题是《理想城市·社区的人性化构建》。之所以讲这个话题,是因为我们的城市建设、特别是新区建设还有缺陷,我想以一个市民的角度,以一个社区居民的角度,来谈一谈我的一些心得。

在座各位都是城市建设的专家,过去40年中国城市经历了飞速发展,我们用几十年走过了老牌发达国家走过的城市化进程。这实际上是一个爆炸性的扩张,有成就也有缺憾,有经验也有困惑,所以今天在这里举办这个论坛是非常有意义的。

户口制度已不合时宜

我们在建设城市,我们生活在城市里,百度百科对城市的定义是什么?

城市就是城市聚落,就是非农业产业、非农业人口聚居的较大居民点,大家觉得这个定义有没有问题?  

显然是有问题的。世界上有多少国家是把农村户口、城市户口截然分开的?大概只有中国改革开放前一段时间,即便是那个时候也没有完全做到把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截然分开。  

我们的城市需要农业支撑,需要农业提供食品,也需要农民进城服务,所以定义是不准确的,世界上99%的国家是没有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这么一个区别的。  

我在1992年那本书里面预言户口制度一定会松动,甚至瓦解,因为市场经济条件下,人是跟着机遇走的,哪里能发财,哪里能赚钱就到哪里去。那么户口制度已经是很不合时宜了,已经被市场浪潮冲击,根基所剩无几,现在还有一点用处,就是限购。  

回顾人类城市发展的进程,恰恰是因为农民而兴的。因为有了农民以后,才有了定居点,有了市场交易以后,就是有了私有财产,有了交换以后,城市有市场的功能、聚居的功能,后来有了部落、国家之间的战争冲突,城市又有了堡垒的功能。  

随着文明的演进,城市作为堡垒的功能越来越淡化,今天的城市已经是完全开放的体系了。即便是工业城市,实际上市场功能这一块儿还是作为主体,发达国家城市的服务业占了70%到80%,过去的城市有几种模式,19世纪有人就总结了4种,一个是带状城市,一个是方格状,还有工业城市、产业园城市,其实分的不是很清晰。

关心城市中的人

现在我们提出来建公园城市,公园城市跟田园城市其实差不多。

那么田园城市是谁提出来的?1820年英国的社会活动家霍华德提出来的,他是在纯粹的理论基础上提出的,也是一位局外人,就是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在文字的理论基础上提出来的,田园城市不是由建筑学者提出来的,而是由局外人。大概就是旁观者清。  

可能研究社会学的,更注重的是对人的需求的研究,后来,美国人写了一本《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影响了美国乃至世界建筑业规划半个世纪。

一位名字叫简的女性,对美国现代城市主义的批判引发了美国整个规划的转向。我们知道美国大都市最早的一个代表是纽约,还有曼哈顿,但是出现了很严重的城市病。  

过去美国金融业早就逃离曼哈顿了,逃到新泽西去了,因为那种林立的高楼,停车、交通非常不方便,所以纽约时报在90年代有这样的形容,他说曾经的百年老楼要转让的牌子都已经发黄了还没有卖掉。  

当时提出了几个观点,一个城市的居住区和商业区要分开,社区与社区之间分开,雅各布同意这一点,他更主张人生活的便利化。  

那几本书之所以引起关注,并不是因为他关心城市,恰恰是因为他关心城市中的人,关心他们的生活。他虽然没有明确地提出城市的人性化这种理论化,但是已经有这种基本的思想。

城市规划从“蜘蛛网”到“葡萄状”

中国的城市建设是走过弯路的。

我们最早的城市是什么,带状城镇比较多,夹着马路修房子,很痛苦。汽车一过灰尘滚滚的,开车经过那些带状城镇时,遇上赶集那真是很痛苦。  

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城市建设不一样了,15年前也在这个地方,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酒店。我形容一下,这是一个蜘蛛网的结构,把北京、成都、南京、郑州的地图打开,是不是都像蜘蛛网,N环这样出去,然后从中间的点放射出去都像蜘蛛网,农耕时代的皇城结构。  

就是过去皇帝为了安全,他在那儿扎营筑城,周围御林军把他围着,但是他没有想到未来的城市有汽车这个东西,所以根本适应不了汽车时代。十多年前,北京就成了“世界首堵”,那个时候100人平均只有4个人拥有汽车,就已经很堵了,这个很恐怖。  

后来我提出葡萄状的生态结构,发展像一串葡萄,葡萄之间有空隙,就像葡萄的树叶,就是绿地、就是公园,通过根茎,也就是道路把它联系起来,国外很多的城市基本上都是这样。  

现在很多新区也是组团发展,包括现在我们提出公园城市,很多大城市都有新区,新区建设我发现有一个问题,我们有一点是完全照搬,就是没有考虑我们自身的国情、民情,一味的追求高大上,只考虑了汽车的需要,没有考虑人的需要。出现了开车的路上没有城市街道的感觉,没有人间烟火味儿,这也不行,我们要考虑我们的国情和民情。  

美国我看了30多个城市,尤其是新的城市我看过,我个人认为是佛罗里达的奥兰多。  

佛罗里达的公园大道做得最好,他的道路上开车,能看到田园、看到原始森林,看到湖泊,大部分社区都有湖景、有水,野生的丹顶鹤、野鸭等等。奥兰多的人口密度大概只有成都的十分之一不到,他的汽车拥有量要高一些。  

他只有两车道,不是很堵,两边布局了非常有创意的商业,像一串珍珠,隔了那么一点点远,也有一个商业中心,每一个商业中心都不一样,而且商业楼都是有创意的,非常有趣。  

比如说走着走着发现一个楼,就像一个泰迪熊,整个大楼像熊坐在那儿,熊的屁股就是一个商场,你看到这种建筑不进去一下吗,不去打个卡吗。走着走着发现一个楼,它怎么是斜着的,像比萨斜塔一样,它是有创意的,收集了世界上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人就吸引进去了,心甘情愿地掏20美元看得津津有味地出来了。  

再走着走着,你会看到他有一个楼,地基好像跑到楼顶上去了,那个窗户是对着地面的,好像倒过来了,原来他是有主题的,他是引你进去的,你坐上他的装置,让你在里面感受这个天翻地覆的大地震,随着地光闪烁,大地裂开了,水涌出来了,地动山摇的感觉,你又心甘情愿的掏钱是不是。  

所以奥兰多这个城市在1972年,游客就超过了7200万,是美国最多的,超过了纽约。2019年统计数据我分析估计会超过8000万,也是美国最多。他人口才多少呢,主城人口31万,大都会人口加起来也在410万。  

城市人口每一个市民平均要接待的游客是200多号人,你说他的经济会不会好。而他那个会展中心一年创造的接待人数超过1.53亿,用我刚才说的7000多万,指的是外地游客,本地的不算。  

所以世界上最好的文旅城,最有名的文旅城就是奥兰多。  

它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就是1963年,迪士尼公司的创建人,已经62岁了,那天他坐飞机在佛罗里达上空转了一圈,看到佛罗里达那个半岛像乌龟头伸向大西洋,最南边是迈阿密,中间一大块是不亮灯的地方,就决定了要不亮灯这个地方,就是奥兰多所在的那个地方,那是一片沼泽地,124平方公里,地价多少呢,100美元一英亩,等于六亩多,所以他就在这么大个地方建了迪斯尼世界。

除了有洛杉矶那个最基本的乐园,还有三个升级版,科技含量更高的未来世界,比如迪斯尼动植物王国。他过去了以后,好莱坞也把他的大本营搬过去了,那个地方现在有十几个世界著名的乐园,包括我们的锦绣中华在上个世纪90年代都在那儿建了一个,但是那个没有搞多久就倒闭了,为什么呢,你光是模型在那儿没人看的。

规划不能只图好看,还得好用才行

我们现在的公园大道,每一个城市都搞公园大道,实际上是学的人家的概念,成都就有好几条了,比如天府大道南延线,沿着这条线往南走,过了三环就有冰冷,非人性化的感觉了,为什么呢,底商越来越少,过马路很困难,尤其是老人、小孩。  

大道就是大道,华阳以北还好一点,尤其是过了华阳以南,天府大道南延线,真的是世界最宽的路了。哪里有这么宽的路啊?十几个车道,中间还有将近20米宽的绿化隔离带,有必要修这么宽吗?现在那个地方修天桥都很难,因为它太宽了,我们只看到潮水一般的车流,根本没有考虑行人,没有考虑人怎么过去。  

地铁1号线有的站出口只在天府大道的一边,另一边没有出口,人要过马路,需要走到另外一个地铁口去。有一次参加活动,想出去走一走,走上天府大道十几公里,都像荒山野岭,我们的规划不能只看俯瞰图好看,好看还得好用,吃碗面条开车十几分钟,老百姓走路的怎么办呢?更不用说高大上的社区,社区都没有人间烟火味儿。  

但是有一个问题,新区的人口,将近一半的土地拿来修了大公园、道路等公共设施,你要以多高的地价、房价才能覆盖这个成本?天府新区现在的负债非常高,现在就是放开其他几个区域买房子,可以买天府新区的房子了,我们要考虑成本。  

总的来说,城市社区的人性化问题,我觉得首先人性化要考虑他的便利化,我们的文明演进,创造发明都是这样,包括牛仔裤,拉链都成了100多年最伟大的发明,就是因为他确实很方便。刚才指出我们新区的问题,不考虑便利化不行。  

第二个就是我们的城市社区,我们需要更多的小公园。我们动不动就建个几千亩的大公园,很没有安全感,只有周末去,如果规划部门能够把公园分解到每一个社区,都配一些公园用地,大家很高兴,也多一些卖点。社区公园的利用率高得多,要多一些星罗棋布的小公园。


(责任编辑:杨川)
中国网地产

中国网地产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以引导正确的行业舆论导向为己任,为行业上下游关联企业、相关产业提供一个高效沟通与互动的优质平台。

新闻排行
独家原创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