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百亿工程陷欠薪门 多地楼盘被曝质量问题

来源:地产中国网 2015-09-08 08:45:00

保利地产2013年进入江门,2013年10月保利大都会首次开售,短短2个月实现7亿元销售金额,轻松摘取江门销冠,2015年5月28日,保利大都会商品房一期项目中宇花园首批780户单位交付。

保利大都会二期项目中汇花园4个施工班组负责人近日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自2014年7月至2015年5月工程完工,保利大都会项目共欠薪逾500万元人民币。其中,保利大都会“大包方”,保利旗下子公司广州富利建安存在涉嫌违规转包、监管缺位、质量存疑等诸多问题。由欠薪牵扯出的富利建安违规转包问题早已在华南地区大面积普遍存在,更是其迅速攫金、疯狂扩张的基本模式之一。

保利江门项目违法层层转包

在我国,多部法律都明令禁止转包行为。

《建筑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他人。”

《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也规定:“承包人不得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转包给第三人或者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第三人。”

同时,《招标投标法》第五十八条中还明确:“中标人将中标项目转让给他人的,将中标项目肢解后分别转让给他人的,违反本法规定将中标项目的部分主体、关键性工作分包给他人的,或者分包人再次分包的,转让、分包无效,处转让、分包项目金额千分之五以上千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可以责令停业整顿;情节严重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从实践中看,转包行为有很大的危害性。一些中标人将其承包的中标项目压价倒手转让给他人,从中谋取不正当利益。从工程建设领域来看,中标人转让中标项目,形成“层层转包、层层扒皮”的现象,最后实际用于工程建设的费用大为减少,导致严重偷工减料;一些建设工程转包后由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包工队承揽,留下严重的工程质量隐患,甚至造成重大质量事故。中标人擅自将其承包的中标项目转包,也违反了合同法律的规定,破坏了合同关系应有的稳定性和严肃性。

从合同法律关系上讲,转包行为属于合同主体变更的行为,中标项目转包后,中标人由原承包人变更为接受转包的新的承包人,对合同的履行不再承担责任。而按照合同法的基本原则,合同一经依法成立,即具有法律约束力,任何一方不得擅自变更合同,这里的变更包括合同内容的变更和主体的变更等。招标采购合同的订立是招标人和中标人双方的行为。招标投标活动中,招标人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经过一系列严格程序后,择优选定中标人与其订立招标采购合同。中标人将中标项目转让给他人,是擅自变更合同主体的行为,违背了招标人的利益,法律对此是不允许的。

既然有三部法律都对转包行为明令禁止,保利地产和下属子公司广州富利建安仍然我行我素,顶风而行自然有着更深的原因。

既是开发商又是总承包商

广州城建开发工程咨询监理有限公司专家俞昆曾在研究保利地产的成本管理特点时指出:“保利在2006年IPO之后发展犹如脱缰之马,营业额三年‘三级跳’至155亿元,迅速崛起成为中国房地产企业前三位,各种原因,与保利特有的成本管理体系不无关系。”

俞昆认为,保利成本管理体系中,几个鲜明的特点中,其一就是“私营承包商”战略合作挂靠模式,直接对这些“战略合作私营承包商”竞标和发包,使保利“既是开发商又是总承包商”。

为了实现这种发包方式,保利专门成立由保利控股的建筑施工企业——广州富利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经过几年的运作,富利建安已升级到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同时,保利将具有装修施工二级资质的广州市佳利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和广州保利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纳入到富利建安。

此后,源自保利地产的所有建安工程均通过邀请招标方式由富利建安做总包,再对“私营承包商”分包,由中标的“私营承包商”和富利建安签订分包合同。精装修工程基本由佳利装饰承接,直接对装修小“私营承包商”发包,智能化工程由保利数码承接,再直接对小“私营承包商”发包。

事实上,在2008年以后,保利地产在华南地区几乎所有的地产项目都是如此操作,前文中曾在广东做工十余年的湖北籍农民工胡文武和胡耀明,此前均曾在广州市地产项目保利花都水晶城和中山市地产项目保利国际广场做过建筑工程,总承包方也都是这家富利建安。“欠不欠薪得看富利建安把项目分包给谁,运气好一点,像在中山做的项目,就会比较顺利,运气不好,碰到了黑心的承包商就会百般刁难,比如广州的保利水晶城和江门的保利大都会,都有欠薪现象。”胡文武说,“即便实际上是外面其他的企业在做工程,也必须挂上富利建安的名。有一次中天集团拿到了保利的项目,他的员工穿着‘中天集团’的工作服施工,也被项目部叫停。他们不允许出现富利建安之外其他的‘声音’。”

可通过法律手段追讨工资

实际上,层层转包、层层扒皮,利益受到损害的就是最底层的农民工。”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吴良涛律师曾受理过不少类似的案件,他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承包方、分包方赖小明等人没有建筑资质,如果打官司,法庭上首先就会认定这个合同无效,但第二,由于双方存在实际的劳务关系,关于劳动报酬计量方式又不得不依赖于这个合同。”

吴良涛称:“这个官司要打的话得一分为二地看,底层农民工的欠薪维权较为简单,向项目方和包工头追讨即可。而包工头与层层转包的上级以及项目总包方的维权就较为困难,双方对于实际工程计量部分有争议的地方,法院一般会判由第三方具备司法鉴定资质的单位重新进行审计,但审计定额一般会按总包方的单价计算,往往高于承包方层层转包后的实际市场价格,最后也只有想办法折中解决。”

实际上,在江门保利大都会中汇花园长达一年的项目实施过程中,保利地产和富利建安的监管缺位是显而易见的,而由于层层转包引起的劳务纠纷、欠薪问题在保利地产和富利建安的多个地产项目上亦屡有发生。

富利建安的摊子太大了,在广东同时有10多个项目开工开建,哪有那么多的人力、财力去管理和建设?拆东墙补西墙、层层分包在所难免,而基本每一个项目,富利建安在临近工期结尾时就会换人,有时是换项目经理,有时连施工员、计量员都一起换了,成了常态。”胡文武认为,这种在整个施工过程中常态化的“拖”字诀大量存在,而收尾时的故意调岗也在无形中延长了结算工作。

广东志成达律师事务所王加红律师在了解了案情后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首先,广州富利建安及转包方显然存在转包、分包违法行为;其次,富利建安又违反了劳动法,对实际存在劳务关系的农民工没有社保、工伤保险和加班费等保障;第三,对于双方争议较大的内墙空鼓计量部分,富利建安及其转包方未出具任何发票,缺乏事实依据,需重新计量。通过法律手段,我相信能为农民工讨回应得的血汗钱。”

9月1日,中汇花园项目部给邵春良(邵忠华儿子)打电话,希望他能在9月2日到项目部来“签字拿钱,解决问题”。“我不能去。”邵春良对长江商报记者说,“他们不会按合同总产值足额发放工钱的,签完字只给我30万,双方两清,那剩下的钱怎么办?大几十万的农民工工资我上哪儿找钱去发?”

9月2日,长江商报记者再次来到江门保利中汇花园一期项目部,项目经理林庆辉避而不见,另一林姓责任人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按照双方之前签订的合同执行的。现在是一让再让,总不能你说多少钱我就发你多少钱吧?我们现在正在请求政府部门劳动仲裁,由江门市蓬江区棠下镇劳动所出面,我们将积极配合,解决问题。”

棠下镇劳动所叶所长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问题正在想办法协商解决,劳动所也正在努力做各方的沟通工作。”

这一天,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雨越下越大,数十名农民工冒着雨站在项目部门口,等待劳动所和项目部给个说法,他们的眉头拧成一团。在远处,保利大都会三期中悦花园项目正在有条不紊地开工,马路边,售楼部挂出的鲜红巨幅广告牌在雨中显得格外醒目。

这个官司要打的话得一分为二地看,底层农民工的欠薪维权较为简单,向项目方和包工头追讨即可。而包工头与层层转包的上级以及项目总包方的维权就较为困难。

——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吴良涛律师

长江商报消息副总余英向记者坦承:滚动式开发已不适合现在三五十亿拿一块地的情况

本报记者杨玲玲

交房不久房屋便出现墙壁开裂、漏水,电梯突然下坠等问题,以产品品质著称的品牌房企保利地产陷信誉危机。

截至目前,保利武汉市场累计储地待开发量近400万方,约是企业4年的去化规模(以2014年销售量计算),为企业持续大规模的开发模式提供了充足的土地资源。

在8月中旬举办的2015博鳌房地产论坛上,保利地产副总经理兼华中华南董事长余英在接受本报长江商报记者专访时称,“在当前的拿地模式下,如何在短期内尽快地实现销售,才是企业竞争的关键。”余英认为,过去那种滚动式开发已经不适合现在三五十亿拿一块地,半年付清的情况,在现在高地价的情况下,快周转才是大房企发展的法宝。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即时资讯
联系我们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10号恒通国际商务园B12C座五层
邮       编:100015
联系电话:010-59756138/6139
电子邮箱:dichan@dichanchina.com
保利百亿工程陷欠薪门 多地楼盘被曝质量问题
来源:地产中国网2015-09-08 08:45:00
因为被保利“江门大都会”项目部以各种理由克扣工钱,又遭到工人追讨工资,湖北籍包工头胡耀明站在长江商报记者面前,眉头深锁,满面愁容。
长按保存图片

中国网地产

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网地产

房企早八点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电话:010-59756138/6139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73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04号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