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钢乌龙泉矿被曝非法转包 承包商称损失过千万

来源:地产中国网 2014-10-16 09:28:00

10月14日,面对停工造成的损失,河南籍承包商肖邦学一筹莫展。本报记者 傅坚 摄

10月14日,面对停工造成的损失,河南籍承包商肖邦学一筹莫展。本报记者 傅坚 摄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沈佑荣 见习记者 胡飞

  一千万,在停工中亏掉了,河南商城包工头肖邦学的掘金梦也随之破灭。

去年3月,肖邦学怀揣数百万元来到武汉市江夏区乌龙泉矿,购买挖机、铲车等开采设备,开启掘金致富梦想。跟随他的还有近百名工人。

  肖邦学曾对工友说,在武钢矿业公司乌龙泉矿掘金有保障。同时,他还私下对家人放出豪言“两年赚回一千万”。

  如今,肖邦学的掘金梦变成伤心梦,满身豪气的他开始变得思维短路,整天纠结于怎么样才能要回损失。

  “全陷在这矿上了,到处欠债,有家不能回。”10月14日,面对记者,肖邦学显得很不服气,他说,“不是我经营亏了,而是对方不给我活儿干。”

  原来,肖邦学遭遇项目层层转包,他的上家一次次承诺有活交给他,而实际上迟迟没有。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乌龙泉矿存在监管缺位,导致非法转包现象普遍,肖邦学就是最末端的承包者。

  掘金梦破损失千万

  10月14日上午,肖邦学带着几十名农民工到乌龙泉矿“讨债”。这已是他一月内第二次以这种方式追偿损失。

  年近50岁的肖邦学早年外出开矿,至今已干了20多年。去年3月,经江夏一胡姓朋友介绍,他从苏州转到乌龙泉矿,跟着胡干了一个月后,开始跟桂世明干。“桂世明开有一家大公司,与乌龙泉矿方关系很好。”肖邦学说。

  乌龙泉矿负责人介绍,桂世明经营的湖北吉山矿业科技有限公司具备一定资质,承包了部分矿上的开采业务。

  “你将这里搞完,那个地方就交给你做。”肖邦学说,桂世明多次向他许诺。

  肖邦学说,去年给桂世明干了9个月,都是出土、开沟等开矿先期活儿。去年底,肖邦学结账发现,亏损300万元,桂世明借出300万元给他支付工人工资。

  今年初,在桂世明“有大钱赚”的承诺下,肖邦学投资数百万元买了4台挖机、两台铲车及一些运输用车。在大干了两个月后,桂世明将承包的矿业开采业务转包给了王振华、王长元等人,肖邦学则与王振华等人补签了承包合同。

  肖邦学称,从补签合同开始,他几乎没有正常生产过,半年内都处于停工状态。

  肖邦学向记者出示的工资表显示,仅工资、油款就达500万元。此外,大约200万工程款未收回,加上欠桂世明300万元,损失总计超过千万元。

  无活可干遭遇漫长停工

  “我被骗了。”这是两天的采访中,肖邦学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你看这个矿,出土和开沟都是我们完成的,到真正开采时不让我们做了。”前日中午,在肖邦学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乌龙泉生产矿区探访,肖邦学指着一个矿说,矿长400米、宽40米、深12米,矿石面上的土都是他带人搬走的。矿旁边,浮土已经堆成了小山。

  肖邦学称,出土和开沟都是亏本的,按80元/车结算,每车亏损40元。但出于对桂世明等承诺的信任,加上对前景的憧憬,肖邦学说,暂时亏点没什么。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肖邦学等就这样耗去了半年时光。他说,挖机、铲车停下都有费用,近百工人不能遣散,每月都要付工资,因为没有活干,他欠了工人很多钱,常遭讨要。

  “没有希望了。”肖邦学称,他现在才明白,他陷入了层层转包,首先是矿方不给活,中间的承包方也很无奈,只能一级级忽悠。

  对于承包方无活干的说法,矿方负责人称,今年,武钢总公司对业务进行了调整,部分原本发包出去的开采业务都收回了。

  协调未果追偿损失尚无期

  前日,派出所、司法所介入,乌龙泉矿党委书记金升怀也与肖邦学见面。

  金升怀称,矿方未与肖邦学签订合同,矿方只向具备资质的桂世明发包,与肖邦学不存在关系,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因此,肖所称的损失不归矿方负责。

  连续两日,司法所和派出所都在竭力协调肖邦学的损失问题,协调人员认为桂世明是个非常关键的人物,但协调人员包括乌龙泉矿方人员多次联系,桂世明均不露面。

  金升怀表示,目前,桂世明的公司尚有千万资金在矿方账上,如果经司法部门协调确认,桂世明应付肖邦学一定数额的钱,矿方可以代为支付。

  截至昨晚6时许,协调仍在继续。

  监管缺位非法层层转包现象普遍

  武钢官网介绍,武钢矿业公司乌龙泉矿是武钢唯一的熔剂矿生产基地,属国家一级企业。

  记者了解到,国务院多次要求矿山生产安全,不少矿山明确制定了系列进入矿区的规定,如进入矿区车辆和人员必须经批准、检查等。然而,前日记者采访时进入采场并不见矿方人员询问、检查,陌生人员均可随意出入。

  在矿区活动的人向记者表示,矿区管理混乱,工程发包也存在随意性,主要得有关系,就能拿到开采资源。矿区将部分开采的资源发包出去后就不再管了,至于承包方再进行几次转包,第三四轮甚至是五轮承包人有没有资质,根本不关心,以致层层非法转包非常普遍。

  对于尾五剥岩厂部分开采业务,肖邦学是从王振华手中承包的,而王振华不具备承包资质,是谁向王振华发包呢?有人私下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王振华的上一级是当地一名干部,而这名干部的上级可能是一家名义上的公司,不过,这一说法未得到矿方证实。

  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怡认为,类似于肖邦学等没有资质的承包,属于非法转包,其承包合同无效。作为发包方乌龙泉矿,存在监管失职之责,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来源: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即时资讯
联系我们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10号恒通国际商务园B12C座五层
邮       编:100015
联系电话:010-59756138/6139
电子邮箱:dichan@dichanchina.com
网站无障碍
武钢乌龙泉矿被曝非法转包 承包商称损失过千万
来源:地产中国网2014-10-16 09:28:00
年近50岁的肖邦学早年外出开矿,至今已干了20多年。去年3月,经江夏一胡姓朋友介绍,他从苏州转到乌龙泉矿,跟着胡干了一个月后,开始跟桂世明干。“桂世明开有一家大公司,与乌龙泉矿方关系很好。”肖邦学说。
长按保存图片

中国网地产

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网地产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电话:010-59756138/6139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7314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权责申明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73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04号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