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城区:私挖滥采致沙坑成“陷阱” 安全生产无人管

来源:地产中国网 2014-10-08 18:35:00


随着建筑业迅速发展,河沙的需求量极大。沙场的沙子根本不愁卖,在需求旺盛的季节,采出的沙子不落地,就会被买家买走。挖沙的利润也非常高,一条船一个月就有20万元左右的利润,有些大船一个月六七十元万很正常,暴利驱使着不断有人进入挖沙这个行业。

朔州市朔城区窑子头乡位于朔城区西南端,南与宁武县交界,西与神池县为邻,是朔、宁、神三县交汇处,也是朔州市的南大门,因恢河(桑干河的源头之一)纵贯全境,水资源较为发达,河沙资源丰富,所以多年来窑子头乡一直是盗采沙石者的宝地。而就在上个月,因恢河再一次成为了窑子头乡稻畦村村民们心头的一块疤。7月11日下午2点左右,窑子头乡稻畦村一处积满水的沙坑发生一起溺水致人死亡事件,两青年男子不幸身亡。不久后7月18日下午,在朔城区滋润乡刘家湾村西北一沙场水坑,又有一名高二学生被淹死。

基本农田均被破坏

记者驱车前往窑子头乡稻畦村,远远就看见河道被挖得千疮百孔,河两岸的耕地被大面积毁坏,好多水坑水面上漂浮着一个个小木筏,木筏上面放置着简单的柴油机,机器一头连接着一根长长的皮带,机器轰鸣声四起,工人们正忙于采沙。

路边一家采沙厂一名工人说:“这一片大约有近20家采沙厂,原来是老百姓的耕地。谁想采沙,只要从老百姓手里买上土地,再简单购置一些设备,就可以采沙了。采完沙子后,土地就变成了水坑。”记者问:“这些沙场有手续吗?”“应该没有,这么多沙场基本上都没有手续。”记者问:“前几天,是哪一家沙场发生了死亡事故?”该工作人员说:“我们都是打工人员,具体名字叫什么,不清楚,发生事故后,那个沙场好像停止采沙了。”

记者远远望去,到处都是采沙的繁忙景象,有的正在采沙,有的正利用机器掀起上面的土层,而后进行采沙。来往的大车正在拉运沙子。整个河道被开采得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生命在沙坑中结束

7月11日下午2点左右,家住朔州市朔城区下团堡乡上磨石沟村的张举荣、庞耀龙和小王前往窑子头乡稻畦村找在沙场开装载机的好朋友王二蛋相聚,到达好友王二蛋工作的地方后,张举荣、庞耀龙却不知什么原因在王二蛋工作附近的水坑里溺水死亡,施救过程中小王和王二蛋也不同程度受伤。

据记者了解到,死者张举荣,现年23岁,去年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后还尚未成家,本想做一番事业来孝敬常年重病缠身的父亲和一辈子劳碌的母亲,却没想到却在这次访友中意外死亡。

死者庞耀龙,现年27岁,在今年四月份方成家,这次意外事件让庞耀龙年轻的妻子和年迈的父母都为儿子离去一下子没了着落。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葬送了,永久的离开了他们的亲人。

7月18日下午,悲剧再次上演,16岁高二学生王义宇,暑期在沙场附近放牧,不小心滑进沙场里的“人工湖”。附近村民们见状,一边拨打119救助电话,一边用随手工具救助,但孩子越陷越深,十几分钟后,消防人员赶过来,从下午五点一直打捞到凌晨三点,才将男孩尸体打捞出来。其七窍塞满泥沙,身体冰凉。据记者了解,其父亲在朔城区北乔家梁村一家羊场工作,现全家住在羊场。

附近村民告诉记者,现在部分沙场尤其是没有正规手续盗采的黑沙场,沙老板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往往在采完沙后,对采沙时挖下的巨坑毫无处理,这些采沙弃坑在长时间雨水的聚集或者是河道自冒水的聚集下,形成了一个个不知深度的“人工湖”。久置沉淀后,这些“人工湖”就成了人们生命安全的陷阱,由于部分人群安全意识的淡薄和对这些“人工湖”的不了解,常常会因失足、游泳或者小孩捉蝌蚪而发生悲剧。乡政府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与沙场老板聊天

记者以买沙为名到达装沙现场,找到一位姓贾的老板,并和贾老板详聊了起来。抽了一支烟后,贾老板告诉记者,挖沙的机械被村民打坏了,这几天就只能卖沙不能挖沙了。还告诉记者村里有个人开的沙场,经营沙场已经三四年了,前不久挖下的坑里给溺死两个人,也不让开了。

当记者问及这里所有沙场土地部门是否有人管的时候,贾老板直言,管是管,政府让关停,他们就来通知一下或者打电话告诉一声,平时他们就不来,好多事都是明着暗着……

安全隐患该由谁负责?

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朔城区土地局进行反馈。在朔州市府西街的朔城区土地局办公大楼,记者敲响了局长办公室的门,一位副局长走了出来,记者把朔城区窑子头乡私挖乱采的材料让该副局长看了后,自称姓李的副局长说:“你直接给负责窑子头乡的土地所所长打电话,所长叫聂永平,他是具体负责那里的工作,让他答复你就行了。”

记者表示到达采沙事发现场时,就已经给聂所长打过电话。但电话内聂所长说他不在本地,至于沙场的生产状况他不清楚。问及7月11日发生的两人殒命事件和沙场还在生产时,聂所长均回答说他不清楚!记者再次敲响局长的门,将聂所长推诿不负责的电话内容告诉了局长,局长表示尽快会落实的。

记者随后打电话给几位乡政府工作人员问谁来负责承担这起死亡两人的溺水事故。乡政府的工作人员称:“挖沙的责任是我们乡政府负责巡查上报,日常监督查处是土地部门及水利部门,我们有省政府文件和地方政府文件,文件上明确了各自的责任范围和职能,乡政府近期也曾打上报告给政府了。”

记者离开朔城区土地局后,再次返到窑子头乡道西村的河道后,看到的只是堆放在那里的沙丘,少部分施工的机械还在运转,地面上的植被已被破坏得支离破碎。在两人死亡的沙堆处树立着一块“不得下水游泳”的牌子,通往事故现场挖沙的路被装载机运来的沙石堵死了。在堵死路的沙石丘上,记者看到了不远处有一辆装载机还在忙碌地给一辆大型汽车装沙。

政府部门开会“亡羊补牢”

仅仅一个月时间,朔城区窑子头乡、滋润乡三条鲜活的生命溺死沙坑,生命就这样在沙坑中结束。三条生命消失后,朔城区政府于7月20日召开打击私采滥挖的会议,要求非法采沙主用一周时间将沙坑填埋,恢复土地原样。截至记者发稿时,沙场还未进行填埋,事件的真相及进展,记者将继续关注。

来源:山西商报 见习记者 聂永伟

原标题:私挖滥采致沙坑成“陷阱” 安全生产必须严管当头

(责任编辑:)
即时资讯
联系我们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10号恒通国际商务园B12C座五层
邮       编:100015
联系电话:010-59756138/6139
电子邮箱:dichan@dichanchina.com
网站无障碍
朔城区:私挖滥采致沙坑成“陷阱” 安全生产无人管
来源:地产中国网2014-10-08 18:35:00
朔州市朔城区窑子头乡位于朔城区西南端,南与宁武县交界,西与神池县为邻,是朔、宁、神三县交汇处,也是朔州市的南大门,因恢河(桑干河的源头之一)纵贯全境,水资源较为发达,河沙资源丰富,所以多年来窑子头乡一直是盗采沙石者的宝地。而就在上个月,因恢河再一次成为了窑子头乡稻畦村村民们心头的一块疤。7月11日下午2点左右,窑子头乡稻畦村一处积满水的沙坑发生一起溺水致人死亡事件,两青年男子不幸身亡。不久后7月18日下午,在朔城区滋润乡刘家湾村西北一沙场水坑,又有一名高二学生被淹死。
长按保存图片

中国网地产

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网地产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电话:010-59756138/6139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权责申明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73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04号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