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旅融合路渐宽

来源:经济日报 2021-04-26 08:59:43

不同于传统旅游景区的“大家闺秀”,乡村旅游更像一个“小家碧玉”。“小家碧玉”靠什么与“大家闺秀”同台竞技?乡村旅游普遍存在的同质化竞争、淡旺季分明等又该如何破题?河北太行山区的乡村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自育新业、错位发展、拉长旺季,走出了一条农旅融合发展的新路子。

成名已久的大景区,或因自然风光独特,或因人文历史厚重,或因投入巨资打造。如果说传统景区是“大家闺秀”,那么近年来遍地开花、扎根乡土的乡村游则是“小家碧玉”。

在旅游选择日益多元的消费格局中,“小家碧玉”靠什么与“大家闺秀”同台竞技?在乡村旅游中曾普遍存在的同质化竞争甚至恶性竞争如何避免?在北方地区,乡村旅游“忙三四个月、歇大半年”的淡旺季分明困局又该如何破解?

今年一季度,河北省旅游业成绩亮眼:全省旅游业接待游客达6076.74万人次、同比增长130.35%,实现旅游总收入573.74亿元、同比增长86.94%。在公布这组数据时,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专门提到乡村旅游的贡献:通过引导乡村旅游与农业产业有机融合,有效提升了产品附加值,延长产业链条,全省乡村旅游助力乡村振兴战略,实现“点状”向“片区化”跨越。

近期,经济日报记者选取河北省太行山区的部分乡村走访调研,实地探访乡村旅游的养成之道。

大小之间看互补

既背靠大树,也自育新业

依托周边传统景区办农家乐、民宿,发展休闲采摘,是很多乡村旅游起步阶段的业态。在这种模式下,乡村旅游与景区游是依附关系。在河北省赞皇县黄北坪乡松会村,近几年兴起的葡萄采摘游正是由此而生。

松会村地处太行山南麓深山区,是一个只有43户143人的小山村。2015年,为发展脱贫产业,松会村开始小规模种植葡萄,当时只有“玫瑰香”“夏黑”等两三个品种。

“村里靠近棋盘山和嶂石岩两大景区,路过的游客多,偶尔会有人来村里采摘葡萄。”松会村党支部副书记李建忠回忆说,看到这个机遇后,村里将98亩水浇地全部种上了葡萄。随着游客越来越多,新问题出现了:松会村种植的葡萄品种较少,只够采摘一个多月。于是村里决定增加品种,目前已有10个不同品种的葡萄,可满足游客从7月份到11月份的采摘需求。

随着采摘游的兴起,松会村与周边景区的依附关系也在发生转变。“以前是游客去景区顺路来摘葡萄,现在都是专门来采摘游玩。”李建忠说,如今的松会村是远近闻名的葡萄专业村,每年群众自产的30万斤葡萄不用找客商走市场,全部靠游客采摘消化。

赞皇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立芬认为,大景区与乡村旅游其实并非竞争关系,而是互补关系。“一般知名的大景区接待长假游、跨省游比较多,而我们发展乡村旅游的目标游客很明确,就是石家庄市和周边城市的市民。”做精做细周末游、短途游更适合乡村旅游的发展。

记者从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了解到,河北省85%的旅游资源集中于贫困山区。“十三五”时期以来,河北省已有1650个村、5400余家企业发展乡村旅游,累计带动793个贫困村近20万贫困人口脱贫增收。

位于邯郸市的涉县境内既有红色经典景区八路军一二九师司令部旧址,也有5A级旅游景区娲皇宫。在涉县井店镇刘家村,当村党支部书记刘香太说“村里去年游客接待量达数十万人次”时,记者有点怀疑:“游客到你们村来看啥?”粗略看去,眼前的小山村并没有特别的景色,只是建在山坡上的房子看起来错落有致。

“别说你不信,2018年我们打算做旅游的时候,村民们也不信。”刘香太带着记者一边沿着石头小路往山上爬,一边介绍说,之所以选择发展乡村旅游,就是想挖掘村里的“穷资源”,留住过路的游客。刘家村600多口人,只有400亩耕地,全在山坡上,而且都是小地块,种小杂粮、花椒等农产品。

如何将这些“穷资源”盘活?刘香太告诉记者,2019年1月,刘家村成立了旅游开发公司,先后打造了几间民宿,修建了停车场,办起了大伙房。去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周边游、短途游备受热捧。刘家村也逐渐火了起来,旺季时每天有90多辆旅游大巴开进村里。

“游客来我们村,主要是爬山、体验农耕生活。”刘香太说,山坡上用石头圈起来的小块地分布在农宅周围,虽然不适合开展农业生产,但对城里人却很有吸引力,“有的地块不到一分地,种上家常蔬菜瓜果,就像游客自家的小菜园,参与感很强”。

在村旅游开发公司带动下,目前刘家村已有30多户村民发展餐饮和住宿,有300多人从事旅游行业。今年,刘家村又在村里住宅对面的山上建了12座小木屋和几处咖啡馆、小酒吧。“晚上住在山里,吃着农家饭,看对面村庄的大红灯笼,是一种别样体验。”刘香太说,乡村旅游没有大景区得天独厚的资源,要吸引游客,就得“小而精”,让人“玩得开心、吃得放心、住得舒心”。

区域之内看错位

十里不同景,村村不同品

在较小的区域范围内,很多旅游村落大同小异,同质化竞争严重,有时甚至会出现互相抢客、低价揽客等恶性竞争。在太行山里星罗棋布的村庄如何破解这一难题?

位于涉县更乐镇的大洼村距离刘家村不到5公里,同样是发展乡村旅游,这两个村庄不仅没有“打架”,在旺季人多的时候,还互相分流游客。两个村庄的和谐相处来源于错位发展。更乐镇旅游开发公司经理刘晓辉说,“两村发展旅游的侧重点不同,刘家村以爬山和农耕体验为主,大洼村则以石头古民居游览参观为主”。

大洼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河,村内石头砌成的古民居保存完好,极具特色。2016年大洼村被列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