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实地探访:这些城市主干道拥堵成“常态”

来源:青岛日报 2020-12-29 17:05:01

记者实地探访:这些城市主干道拥堵成“常态”-中国网地产

①青银高速李村段车辆拥堵近4公里。

记者实地探访:这些城市主干道拥堵成“常态”-中国网地产

②下午5时58分,记者蹭到黑龙江路合肥路路口后,平均车速为1公里/小时。

记者实地探访:这些城市主干道拥堵成“常态”-中国网地产

③海尔路与同安路路口,车辆排起“长龙”。

记者实地探访:这些城市主干道拥堵成“常态”-中国网地产

④12月24日晚高峰,西海岸新区滨海大道(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南侧)车辆基本不动。

城市现代化,交通拥堵的现象也日益严重。青岛自2014年起成立交通拥堵治理工作指挥部,推进道路整治提升、停车场建设与管理、交通秩序整治、公共交通治理等治堵、缓堵工作,让城市交通更顺畅。然而,部分道路堵点和拥堵路段仍然常年存在。

不少市民向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生活水平提高,私家车增多,基础设施老旧,道路拥堵人们理解,但对一些新建路口拥堵或者长时间拥堵问题,多年没有改进措施,甚至一些路段拥堵几乎成为“常态”,令人难以理解。

根据市民提供的线索,本报记者近日实地探访了部分拥堵路段和造成拥堵的道路堵点。采访中发现,有的堵点被市民连续反映多年,拥堵状况仍然没能得到改善,问题也迟迟没能解决。广大市民如有交通拥堵和道路堵点问题,可以继续登录观海新闻客户端或发邮件至qdrbyljdb@163.com反映,本报将选择刊发,并转交相关部门整改。

●探访1:李沧区青银高速李村段

青银高速不“高速”一刻钟行车3公里

青银高速是唯一一条深入青岛主城区的高速公路,在中国国家高速公路网编号为G20。该高速公路的青岛市区段于2000年建成通车,规划设计为双向6车道,是连接即墨、城阳与主城区的重要快速通道。近期,不少市民拨打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青银高速接近李村收费站路段每天晚高峰堵车严重,拥堵路段长达4公里。

“我家在李沧区九水路,单位在即墨大信镇,每天都要开车经青银高速上下班,可青银高速接近李村收费站三四公里的路段,每天下午5点至7点半都会大堵车,北向南三车道的高速公路有时竟然能堵出4公里。”家住李沧区的陈先生说,青银高速李村出口路段每天晚高峰堵车已经成为常态,以前只是接近李村收费站匝道的两个车道堵车,现在已经发展成三车道堵车,致使这里成了整条青银高速北向南方向通行的瓶颈。

12月25日下午5时40分,记者来到广水路通往月龙峰路的一座跨线桥。该跨线桥从空中横跨于青银高速上方,此处距离李村收费站尚有3.4公里。此时天色渐黑,站在跨线桥上俯瞰,青银高速公路北向南方向的道路上挤满车辆,完全看不出是一条封闭的收费高速公路,俨然就是主城区拥挤的主干道。因为车辆全部亮起刹车灯,整条道路通红一片,一眼望不到头。而此时的南向北青银高速上车辆相对较少,过往车辆能保持高速通行。

为体验这段高速路的真实通行状况,记者驾车赶往青银高速的城阳区夏庄入口,驶入高速公路。城阳区段的青银高速虽然车辆也比较多,但车辆仍能保持在七八十公里的时速。傍晚6时15分,记者驾车驶过丹山特大桥,接近王沙路时,发现前方车辆开始减速,此时距离青银高速李村收费站尚有7.5公里。

傍晚6时25分,当记者行驶至距离李村收费站4.7公里时,前方车辆刹车灯频繁亮起,道路开始出现拥堵。所有车辆不断刹车启停,断断续续向前行驶。记者留意了一下电子导航地图,此处到李村收费站的青银高速北向南整条路段,全部显示为代表堵车的深红色。高速公路的3条车道全部挤满车辆,每辆车的前后距离不到1米。前方车辆启动前进时,后方车辆必须赶紧提速跟上,不然空出车位就会被变道过来的车辆插到前面。记者留意到,由于整条道路拥堵,不时有车辆违法占用右侧应急车道快速冲过去。

越是靠近李村收费站,道路拥堵情况越明显。傍晚6时44分,记者车辆终于驶出青银高速李村收费站。记者测算了一下,在最后3公里的青银高速上,通行时间为15分钟,如果按照高速公路正常时速100公里计算,3公里路程用时不会超过两分钟。

“青银高速市区段建成初期,只是这一条高速公路的进出通道,近几年青新高速和龙青高速通车,在北线并入,使青银高速市区段车流量大增,导致李村收费站附近路段拥堵严重,直接影响到驶往青岛东收费站的车辆。”陈先生说,“希望主管部门改造拓宽李村出口匝道,缓解交通拥堵,让高速公路成为真正的高速通道。”

●探访2:市北区黑龙江路合肥路路口

道路打通车量增 行车时速1公里

近年来,新都心片区发展迅速,人口不断增加,交通出行需求。为改善区域道路交通环境,均衡交通流量,交警部门近日将黑龙江南路合肥路路口渠化为标准十字路口。借此路口,合肥路和怀远路的车辆可以直接互通。然而,有读者拨打本报舆论监督热线,反映路口改造后经常性陷入拥堵问题,影响了区域正常运行。

按照读者提供的线索,12月25日下午5时15分,记者驱车前往该路口。记者的车辆由株洲路190号驶出,沿科苑经四路、玉龙路、深圳路、合肥路行驶。当日正值周五,路上通行的车辆不少,记者注意了一下,自己的车辆平均时速为9公里。

过了合肥路宁安路路口后,路上车辆密度明显增加。记者抬头望去,眼前是一片刹车灯。此刻为下午5时44分,手机导航地图显示,此地距离合肥路黑龙江路路口仅有330米,通行时间预估10分钟。

实际情况更加糟糕。记者的车辆在这段短短的道路上走走停停,下午5时58分才蹭到了黑龙江路合肥路路口,比导航软件估计的时间还多了4分钟。行车电脑显示,在宁安路至黑龙江路之间的合肥路上,记者车辆平均时速仅为1公里。

黑龙江路西侧的交通状况也不尽如人意。经过一个100多秒的红灯后,记者终于通过路口,进入怀远路。手机导航地图显示,此刻,区域内的怀远路、宁乡路、宁乡支路、台柳路全部处于拥堵状态。其中,怀远路台柳路路口通行秩序稍好,因为有多名交警执勤,车辆通行比较有序。其西侧的怀远路与宁乡路路口则是一塌糊涂。因为没有交警现场疏导,车辆在路口挤成一团,连续多个红绿灯周期都动弹不得。

家住新都心居民区的周先生告诉记者,如此拥堵的状况在黑龙江路合肥路路口改造完成后就出现了。拥堵主要集中在每天的交通晚高峰时段,周末时候尤其严重,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周先生看来,黑龙江路合肥路路口打开的同时,有关部门没有对区域交通进行整体有效的适应性改造,是拥堵的主要原因。

“黑龙江路合肥路路口一打开,合肥路和怀远路就通了,从合肥路和重庆路东西两个方向进入新都心的车辆都增加了,但是区域交通设施短板没有及时补齐,加剧了交通拥堵。”周先生认为,一是宁乡路断头,向西南方向行驶的车都得借道台柳路,加大了台柳路的压力;二是怀远路和台柳路路侧停车的存在,挤压了有限的道路资源;三是合肥路黑龙江路路口合肥路东进口道路收窄,由双向六车道减为双向五车道,“卡脖子”道路降低了路口通过效率。此外,部分驾驶人争道抢行,也是造成区域交通拥堵的重要原因。

“新都心地理位置重要,过往的车辆会越来越多,希望有关部门抓紧时间调研改进,不要让这种拥堵持续太久。”周先生表示。

●探访3:崂山区海尔路

为躲避拥堵路段 下车步行两公里

早晚高峰乘车途经海尔路,尤其是经过海尔路与同安路路口的市民,一定对这条路的拥堵深有感触。近日,由国家信息中心大数据发展部以及多家机构共同发布的《2020第三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青岛同安路与海尔路路口在全国主要信控路口停车延误中排名第28位,成为我市主要信控路口停车延误最久的路口。12月25日早晚高峰时段,记者两次驱车探访该路段。

早晨8时,记者首先沿同安路自西向东行驶。前方等待过红绿灯的车辆排队到国信体育场西北2门。5分钟后,车辆走走停停行驶了200米,通过同安路和劲松八路路口,但过路口后依然拥堵。从开始拥堵到通过同安路与海尔路路口,这一段行程共440米,用时约12分钟,平均时速为2.2公里。

记者沿海尔路自南向北行驶时,道路十分畅通,而对向车道严重拥堵,车辆排队至跨海大桥高架路的海尔路跨线桥。记者车辆通过海尔路跨线桥下桥匝道时,前方出现一起两车刮擦的交通事故,导致海尔路跨线桥北向南方向严重拥堵,车流看不到队尾。记者留意到,由海尔路桥下驶入的车辆与跨线桥下桥的车辆多有交叉,存在事故隐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加重拥堵。

8时18分,记者驶过事故现场没多远,就陷入车辆排队之中。车辆走走停停,8时29分才通过海尔路与同安路路口。这1公里的路程,记者用时12分钟,平均时速5公里。通过同安路路口后,海尔路上车辆依然缓行,但较海尔路北段的通行速度要快。从同安路至银川东路的海尔路路段,长度约800米,记者开车用时近5分钟。“这段路真是太堵了,走路都比坐车要快。”海尔路银川东路路口一酒店客房主管告诉记者,她每天8点半上班,为了不迟到,要提前3站在海尔路辽阳东路站下车,步行约两公里去单位。

傍晚时,记者再次驾车沿海尔路北向南行驶。至同安路路口约770米路程,总共耗时12分钟,平均时速不到4公里,明显比记者早晨通过该路段时更加拥堵。记者注意到,在海尔路埠东佳苑东门以南的位置,路边有一段较窄区域,附近设有禁停标志,但依然有车辆在此违停,给交通增加拥堵。

●探访4:西海岸新区滨海大道

道路周边人流密集 1公里行驶35分钟

西海岸新区滨海大道的中国石油大学南门至积米崖码头段,早晚高峰堵车已是常态。一段2.5公里的路,快则半小时,慢则近1小时。据介绍,滨海大道是贯通西海岸新区东西部,进而连接青岛主城的交通干线,而此处的交通“梗阻”引来不少市民“吐槽”。

近日,记者就西海岸新区滨海大道“堵车”问题进行实地采访。多名市民表示,“滨海大道堵车是个‘老毛病’了,相关部门需要拿出切实的举措解决这个问题。”在青岛政务网市政府信箱,市民也留言:“滨海大道通行能力难以与新区的交通需求量相匹配。”

12月24日晚6时30分,记者驱车由太行山路进入漓江西路,车辆行驶至石油大学附近时,导航软件提示即将进入“严重拥堵路段”。此时,漓江西路由东向西行驶的车辆已经排起“长龙”,四个车道远远望去俨然就是一个停车场。其间,不少司机抓住一切能变道前行的机会,实现“弯道超车”,而由此带来的鸣笛声在车辆中间此起彼伏。晚7时,记者车辆缓慢移动至江山南路路口,而这一段不足1公里的路,竟行驶了35分钟。

记者行驶至滨海大道与江山南路路口时,看到一名交警正在指挥路口交通,制止了滨海大道西行的车辆,放行从江山南路左转至滨海大道的车辆。当记者的车辆驶过江山南路路口之后,滨海大道由4车道变为5车道,但靠近滨海大道双黄线的3个车道依旧行驶缓慢。从江山南路至昆仑山南路大约1.5公里路程,行驶了近20分钟。

记者通过电子地图查看,太行山路至昆仑山路的滨海大道全长近3公里,道路两侧分布有唐岛湾滨海公园、中国石油大学、3个大型商超、积米崖渔人码头,以及多个大型居民区,人流车流在此集聚。“最担心的就是早晚高峰这段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虽有交警协调快速挪车,但瞬间涌来的车辆可能将堵车变成‘死疙瘩’。”市民孙先生说,他下班回家,得先把车停在井冈山地铁站附近停车场,然后坐地铁到灵山卫站,晚高峰开车不知道几点能到家。

滨海大道作为一条连接西海岸新区东部和西部的交通干线,车多人多是“堵车”的一个重要原因;另一方面,太行山路至昆仑山路的滨海大道路段周边道路分流不畅,也直接加剧了滨海大道的拥堵。“原来车辆可从昆仑山路进入长江西路,现在‘长昆立交’施工,昆仑山路的分流功能没有了,车辆只能沿滨海大道进入峨眉山路,或者继续前行驶入江山南路,然后进入长江西路,导致滨海大道堵车更为严重。”市民王先生告诉记者。

今年11月底,有市民在青岛政务网市政府信箱发送《关于滨海大道嘉年华到昆仑山路拥堵的建议》邮件。西海岸新区回复:目前造成滨海大道部分路段(主要为江山路至昆仑山路段)拥堵严重的主要原因,是因长江路的“长昆立交”项目施工。从11月26日起,将长江路峨眉山路至昆仑山路段道路进行了封堵,封堵后导致大量车辆通过滨海大道向东西方向疏散,日增加通行车辆2万辆以上,致使滨海大道江山路至昆仑山路段交通拥堵更加严重。

记者点评:路可堵,治堵之路不可堵

为让城市交通更便捷畅通,青岛2014年就成立了交通拥堵治理工作指挥部,在道路整治提升、停车场建设管理、交通秩序整治、公共交通治理等方面,开展治堵、缓堵。但是,一些道路堵点长期存在,为市民所诟病。

治堵、缓堵是共识,然而,一谈具体操作,一些部门容易将其归咎于路网建设不完备、车辆增长太快、行车者文明素质不高等大而化之的问题,最后将道路拥堵定性为“顽疾”,致使拥堵成为“常态”,招致群众不满。

拥堵非一日之寒,坚冰解冻自然非一日之功。“顽疾”治疗艰难,并不是放弃治疗的借口。路可堵,治堵之路不可堵,只要有日拱一卒的精神,大路通天的愿景就不会遥远。




(责任编辑:)
记者实地探访:这些城市主干道拥堵成“常态”
来源:青岛日报2020-12-29 17:05:01
城市现代化,交通拥堵的现象也日益严重。青岛自2014年起成立交通拥堵治理工作指挥部,推进道路整治提升、停车场建设与管理、交通秩序整治、公共交通治理等治堵、缓堵工作,让城市交通更顺畅。
长按保存图片

中国网地产

是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旗下地产频道,是国内官方、权威、专业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网地产

房企早八点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电话:010-59756138/6139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权责申明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73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04号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